挠脚心小说 TK呼叫转移 TK呼叫转移【第十章-荼蘼(下)】

  涵敛住笑,片刻后说:“林南,你帮我洗脚好不。。。”俨然一副撒娇的样子。


  这句话歪打正着的击中了我的要害,我好似一个醉汉,已全然不顾安危的肆无忌殚起来。


  我假惺惺的说:“让我给你服务可以,是有条件的哦。”


  涵笑着说:“哼,上次你给我洗时可没讲什么条件。。好吧,什么条件?”


  她还记得三年前那次洗脚。


  我想想说:“条件呢,没什么难的,就是和你聊聊天,问你几个问题,你得老实回答我,哦,要是有罐啤酒就好了,你知道我不吸烟的。”


  “给。”涵从身后的小包里拿出两罐青岛,递给我一罐,“嘻,这是我给你的服务,还算周到吧?”


  我们都颇有霸气的打开一拉罐的铝环。


  “说吧,煞有介事的,又有什么重大的抱负想向我坦白?”


  我灌了一大口啤酒,脸上顿时腾起一股热胀,盯着涵蜷跪在床褥上的双腿,说:“你真好看。”


  “嗯。。。哪个地方。。”


  “哪都好看,不过现在发现你的腿,还有你的脚丫都那么好看。”


  涵也喝了一些酒,脸蛋有些微红,她把脚丫伸到我面前让我看,一边说:


  “我的脚丫可爱吗?”


  我一把接过那只玉足,捧在手上,不再多管,深情的用嘴吻住了她的脚背,而她也十分配合,和我一同寂静了下来。


  “涵,我们不联系这一个多月,不过得好吗?”


  “。。。。。。”


  “你,一直都在做那个吗?”


  “求你别说了好吗,今天能不再提这些吗?”


  “不行!”


  我把涵的脚丫往盆里一放,将洗面奶的盒子向墙角摔去。


  本来以为涵会大发雷霆或大声哭泣,可都没有,她只是平静的把脚从水里抽出,穿上拖鞋去捡回了洗面奶。


  “你接着给我洗吧。。。”


  我愣了好久:“好吧,不提。”


  这次洗脚是现成的赤足,没有上次艰难的脱靴过程,我本来想特意搔她脚底来着,可现在这个局面显然不是玩笑的时候,只得按部就班的把谈话进行下去。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边认真的揉搓这涵的脚丫边说,“一个老问题,我以前问过的。”


  “说啊。”


  我借着微醺的酒劲,晕晕乎乎的说:“你过去从不穿凉鞋的,为什么这次转变这么大?”


  涵半天都没有回答,后来说道:“林南,你还不原谅我是不是?”


  “我——我就是想知道这回事,怎么?”


  “我累了,想先睡会,你别洗了。”


  “别,程序还没进行完呢。”


  “什么程序,又是用你的洗面奶给我洗脚吗?”


  我倒了一点洗面奶在手里和匀,擦在涵性感可爱的小脚丫上。


  “当然,除了洗面奶,还有惩罚你——”


  “啊——”


  涵大叫的时候,我已经将她仰面扑到,用身体压住她的双腿,然后反过身来,两手刚好能控制住她那双满是洗面奶的湿淋淋乱蹬的小蹄子。此时我浑身充盈着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快感,巨大的控制欲和成就感也如蝴蝶一样破茧而出,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反复说着:


  你和别人不同,由不得你,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今晚你是我的猎物。


  两只手双管齐下的抠挖着涵双脚的脚底,她双脚乱蹬,身体拼命挣扎,但滑腻的小脚掌何曾受过这种刺激?她早笑得花枝乱颤,一发不可收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快停。。。哈哈。。。你这是干什么。。。”


  “哈哈。。。你。。。哈哈。。。疯了。。。哈哈哈。。。为。。啊哈哈。。。为什么惩罚。。。哈哈。。。“


  “不为什么,就,就因为你太好看了,你的身体太动人了,你的脚太性感了。”


  “啊。。。哈哈哈。。。林南你怎么了。。。哈哈。。。说。。说出这些肉麻的话来。。。。以前也没听你。。这么肉麻过。。。。哈哈哈。。。哈哈。。。肉麻得我想笑。。。可是。。。哈哈哈。。。我笑就是。。。哈哈哈哈。。。别挠我脚心啊。。。。”


  我一边肆意的在她脚掌上搔抓,一边粗声粗气的说:


  “我今天就肉麻了,我豁出去了,我就是想看着你这个小美人笑得不行,人我摆布的样子。”


  “啊哈哈哈。。。。林南你这个臭小子。。。你这个。。。哈哈大坏蛋。。。你让我好痒。。。哈哈哈。。。这好玩吗。。。哈哈哈哈。。。你再挠我脚。。。我就踢你——”


  “踢啊,踢我啊,欢迎~”


  “你个坏蛋。。。。哈哈哈。。。知道我的腿被你压着。。。哈哈哈哈。。。停下把。。。哈哈哈。。。别挠我了。。。我的脚心很敏感很怕痒的。。。。哈哈哈哈哈哈。。。别这样好吗。。。。一点也不好玩。。。哈哈。。。”


  “想停下,你得先向我求饶。”


  “哈哈哈。。。你个——”


  “——不求饶是不是?”


  “啊——哈哈哈。。。饶了我吧。。。。哈哈。。”


  “让谁饶了你?”


  “林南。。。。哈哈。。。饶了我。。。放过我。。。”


  我脸已涨的通红,思维却开始深入未知的领域。


  “林南?不行,你得换个叫法,我满意的叫法。”


  “啊?。。。哈哈哈。。。叫你什么。。。哈哈。。。。小林子。。。哈哈哈。。。”


  我怒道:“你学周雪荷呢?真是,往大了叫!”


  涵是知道周雪荷的,我曾在涵面前提起过这个初中同学。


  “哈哈。。那。。。那我怎么叫呢。。。哈哈哈。。。求求你。。哈哈。。我不知道啊。。”


  我停了一下,终于说:


  “你不会叫,我教你,听准了,你得叫我‘南哥哥’。”


  “。。。哈哈哈。。。真恶心。。。笑死人。。你比我小。。。才不叫。。”


  “嗯?真想笑死人?”我挠她前脚掌的根部。


  “啊——哈哈哈。。。求求你。。。别这样。。。哈哈哈哈。。。我.....哈哈。。。从没这样叫过你。。。”


  “你叫不叫,想尝尝更刺激的”


  “。。。。南哥哥。。。啊。。。南哥哥。。。哈哈哈哈。。。。南哥哥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


  “不对,不是'我’,是——‘小妹’。”


  “你。。。哈哈哈。。。。饶了小妹吧。。。饶了妹妹吧。。。”


  “哎?不对,你刚不是说你比我大吗?”


  “。。。是啊。。哈哈哈。。。你还想怎么样。。。”


  “那你还得改称呼。”


  这次涵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咿咿呀呀的求饶道:


  “。。哈哈哈。。。好弟弟。。。饶了姐姐吧。。。哈哈哈。。。饶了姐姐吧。。。姐姐向弟弟求饶啦。。。哈哈。。。”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在此时已感到自己越过了某种界限:每个在平时苦苦扮演寒酸绅士的男人,都有想做一次流氓的臆想。


  我不再狠命挠涵的脚心让她的那么难受,但仍压着她的双腿不放,轻轻的撩拨着她的脚掌,她也不再反抗。借着可怜的酒劲,我语气奇怪的说:


  “今天,我就是想知道过去你不穿凉鞋的原因,还有现在穿凉鞋的原因。”


  涵依旧咯咯的笑着:“。。。哈哈。。这个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对,重要,相当——重要。”我危言耸听的说。


  “哈哈。。。嘻嘻。。。好吧。。。你。。先停下来。。。别挠我我就告诉你。。。。”


  我停住手,涵沾满洗面奶的脚已是很凉,她把脚浸入洗脚水中,我又为她添了些热水,之后房间里变得静极了。


  涵说:“我说过我不喜欢穿凉鞋,不喜欢凉鞋的风格,而这次穿凉鞋。。。因为那种场合。”


  我说:“你别多想,我真不是想再提那个场合,我已经原谅你了,只是我很奇怪,你为什么喜欢独自一个去逛西单的凉鞋商场,试了很多又不买?”


  “你怎么知道?”


  “先不要管我怎么知道,”我故意不示弱,心想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好,我不问。”涵冷冷的说,同样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接着,她说了很长一段话:


  “林南,你知道的,我的家庭和你的不一样,虽然现在我们都在大城市上学,但从小的生活环境相差很大,你在城市长大,而我在农村。小时候,我和妹妹最喜欢赤脚玩耍,特别是夏天,我们小孩子无论是在田野、小路、家里,都是光着脚丫,就算不是夏天,在我的记忆中我也很长时间都是赤脚的,我特别喜欢赤脚在小溪里踩水。”


  听涵在叙她的童年,我心里生出一些急躁。


  “然后呢?”我问。


  “没错,我们是很喜欢光脚丫,可是每到秋天,天快凉的时候,我总发现妈妈脸上烦闷的表情,我不理解,通常冬天妈妈都不许我们出去玩,只能坐在床上玩。直到有一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妹妹出去玩,都感到脚很难受,回家对妈妈说,她才迟疑着给我们一人拿出一双她手制的新布鞋,我们穿上后,有种神奇的感觉,出门玩的时候,脚一点也不难受了,后来我才知道那种难受叫做冷。后来上学了,哥哥弟弟又穿上了奶奶赶做的新些,也不知道是第几双了,而我和妹妹还是穿着那双布鞋。直到有一天,我哭着回家,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因为我的鞋破了个洞,脚指头露在了外面,几个男同学争着报告老师,老师说我像叫花子,还说叫家里别光顾着省,也得注意文明。”


  “那,后来呢?”我直起了腰问。


  “回家后,妈妈叹了口气,叫我别理那些淘气鬼,老师说什么就听着,然后在灯下就忙活了起来。后来我和妹妹鞋子上的补丁越来越多,而我周围的同学要么是像哥哥弟弟那样穿家里做的新鞋,要们就是穿县城里买的运动鞋,到了夏天,女同学都会换上可爱的凉鞋,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而七月份的天气,我穿旧布鞋的脚烧得厉害,真想像以前一样不穿鞋袜光着脚走路。可我知道那不行,尽管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赤脚,但知道全班的人都会更嘲笑我,更看不起我的。”


  我默默的听着,半天只说了一句话:“水凉不凉,我给你添点热的吧?”


  涵没有理我,继续说:“你猜我穿的第一双运动鞋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


  “上高中时,我那双运动鞋一直放着,15元在小摊上买的,冬天穿,夏天在班里穿,回到宿舍我就换拖鞋。直到上大学,直到父母去外地打工做生意,直到遇见了你,我的鞋子才开始多了起来,我买了各式各样的休闲鞋、高跟鞋、靴子,但就是没穿过凉鞋。”


  “为什么不穿凉鞋?”我依旧咬着不放。


  “唉,我说这么多,你这个聪明人还是不能理解。。。”


  “你那时只是说,穿凉鞋不酷,我一直没有想明白这话。”


  “是啊,当然不会,你只关注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哪有工夫关注过人家脚上穿的鞋子啊。”


  我真想大声辩解:我碰巧特别关注,太关注了,相当关注!但还是假装用漫不经心和抱怨的语气道:“看,又来了。。。”


  “没错,又来了,林南,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下次。”


  “说什么呢,又生气了?”我依旧陪着笑,自信而甜腻的说。


  “生气?我这次自从见到你还没有体验过生气的感觉了。”


  “是吗?”我收回笑容,抡起一根手指,“你没有体验?我可体验过,今天,今天上午——“


  “——我就知道,你根本没原谅我,你想让我服软,想让我当着你的面郑重的道歉,想借此机会惩罚我,想让我有了错后什么都得听你指派,想得理不饶人的抓住我这个把柄,林南,你总是这样。”


  “我。。。我没有。”我着急了。


  “好了,幸好是这样,你原不原谅我已经不重要了,我的错向你解不解释也不重要了,我知道我没有向你解释的很彻底,这一个月来都干什么了,为什么换了手机号而不告诉你,但你注意没有,我同样没有问你这些问题:没有问你这一个月来做什么了,没有担心你一个月来和别的漂亮女孩接触没有,甚至没有问你——为什么会正好出现在那个俱乐部,正好撞到我!因为,我对你的事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感兴趣了,林南,当一对恋人中的一个对另一个的事情失去兴趣时,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手。”


(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