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妹妹的恶作剧

  我内心忐忑,难以入眠,脑子里全是傍晚时候那个电话——


  “哥哥”,电话那头传来妹妹清脆的声音“明天我要去你那,别忘了给我准备好吃的。”


  “这么巧!我们这两天学校占用教室不用上课,算上双休日倒休,一共休息四天,你们明天也休息吗?”我有些惊讶,但更多是欣喜。


  那边传来一阵坏笑“总之别忘了就行”接着就是嘟嘟的声音。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更多的是喜悦,因为我心里有个小秘密,那就是我很喜欢挠妹妹的脚心。一般我们都是寒暑假见面,每次都能通过她的小脚丫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的。而今天,开学还不到两个月,却又能得到这样的机会,真是又惊又喜。此刻的焦急让黑夜变得格外漫长。只要我一闭上眼睛,那白嫩嫩的脚心总能正对着我,脚趾头时而像含羞草那样碰一下就紧紧合拢,时而最大限度的张开,最让我无法抗拒的是,有时趾头还能向两边灵巧地分开——这又让我回想起寒假时候的情景——


  “哥哥,哥哥,快来看。。”她在床上打了个滚,兴奋地脱下一只白袜子,然后把脚丫抬了起来,“你看”


  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自从喜欢上挠妹妹脚心以后,我好像心里面有鬼似的,她并不知道我的这个喜好,我也生怕她看穿我的心事。我不敢和妹妹对视,脸上也觉得火辣辣,但是马上又镇定了下来,我轻轻地把小脚丫捧起来,“看什么呀?”我问。


  “看我的脚趾头呀,我的能这样分开,好多人都不行,你行吗?”分开的脚趾像展开的小花瓣,样子可爱极了。我也尝试着在妹妹面前这样活动自己的脚趾头,目光却没有离开那盛开的小花。我总是不成功,一不留神,还给抽筋了。她一边得意地向我施展着她的“绝技”,一边高喊着”哥哥真笨,大笨熊。。。”


  我想,机会来了。我一把紧握住手中的至爱,“好哇,敢说哥哥坏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手指便开始摆动着凑上前去。她大喊大叫,在床上翻滚着。但是,纤细的脚踝就像是被我戴上了镣铐,根本别想跑掉。她的脚趾头磕头似地像是在讨饶,失去了刚才的威风。我将手指头轻轻伸向那五个小可怜虫,立刻就被紧紧夹住,我上下摇动手指,那些可怜的小家伙竟然跳起舞来。后来我干脆把它们全都捏在一起,轻轻向后一掰。。。。配合着她高了八度的伴奏,我也兴奋到了极点,即使现在只是回忆着这一幕,我心跳也会逐渐加快,睡意更是一扫而空。只要我一合上手掌,好像又能握住那纤细的脚踝,感受她筋骨的起伏,脉搏的跳动;或者是裹住那五颗小脚趾,任凭它们在我手心里挣扎。


  我真想马上睡下,这样,一睁眼就是天亮,就能看到妹妹,我所想的一切就会变成现实。可是,思绪却变得一发而不可收,以前挠脚心的情景像电影剪辑一幕幕展开,这一幕幕的原点是小学时候一节体育课:那天练习仰卧起坐,我刚做完正坐在软软的垫子上面休息,突然侧腰被踢了一脚。我立马转过头,看见我们班的一个大块头女生怀里紧紧地搂着一条小腿,小腿的末端,两只大手正在疯狂地“蹂躏”一只小脚丫,就像两头巨大的猛兽分享一只小绵羊。被折磨的是班里一个瘦小的女生,被抓住的小细腿一动也不能动,就连小脚丫想绕着脚腕转动一下甚至是脚趾头向屈伸一下都不行,因为那两只大手把小脚丫包裹的严严实实,当然另外一条小腿不受管束,大幅度地摆着,刚才就是这样踢到我的。我很是气恼,想借机报复,我双手抓住那条小腿儿,稍稍使劲往后一拉,这条小腿也不能动了,我们两个人让这两条腿成了一个大大的钝角。我脱下了她的小白布鞋,一只白净的小脚丫立刻呈现在我的眼前,原来她没有穿袜子。看着这小脚丫,我心里一种怪怪的感觉。我开始在那略微淡黄的脚心上面画起了道道和圆圈,不过,促使我这么做的已经不是恼火,而是好奇。配合着她的挣扎她的叫喊,我的心里莫名的兴奋。之前我只是觉得,挠脚心或者是胳肢其他的地方只是普普通通的恶作剧,没想到它竟然让我这么着迷,我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整个世界只是眼前的这个小东西,它似乎浑身上下都是开关,每碰一个地方都能让它变得更欢实。


  后来,我发现一个好地方:她脚心的正中央偏上一点,有一个小小的疙瘩,估计是蚊子咬的,每次我碰到这里,她的反应就会更加强烈。哈哈,原来她的弱点在这里,我如获至宝一般。我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这致命的一点上面,先是用食指轻轻抚弄,接着就是用长长的指甲在上面刮挠,后来五根手指轮番上阵,也越来越用力。她的脚趾头很活跃,要是想手指一样长,肯定会阻拦我的手,但这是不可能的,它们只有干着急的分。小疙瘩已经变得通红通红,小脚丫也绷得更加用力,失去了原有的柔软,但是依然显得很柔弱。可能是我太兴奋了,当我用大拇指的指甲刮那个红通通的小点时,用力大了一些,结果小疙瘩破了,流出一些脓水。几乎与此同时,她“啊”地叫了一声,比刚才更加惨烈。我也突然发现,她开始尿裤子了。当然我并没有在乎这些,仍然毫不留情的用手指头贴上刚刚被我挠破的小疙瘩,任凭她的裤子湿成一片,而这一刻也永恒的烙在了我的记忆里,好几次在睡梦中也梦到了这一刻,不过,梦里我不是穿着背心,而是一件毛衣。我把那小脚丫贴在我的胸口,上下左右地蹭着,毛线刺到了那个疙瘩伤口处。。。。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等我们放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以泪洗面,小嘴最大限度的张着,流了好多口水,她还在哭泣,但是已经哭不出声音来了。


  那次她告了老师,我和那个胖女生受到了严肃的批评。不过我觉得值得,这次经历给我的震撼太强烈了,有些东西已经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可是而日后老师竟然反复强调,同学之间不能相互胳肢,还经常拿我做反面教材。所以,学校那边是彻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后来,就是妹妹满足了我这个要求了。在那次经历之前,每次和妹妹见面,觉得没什么意思,她是个小女孩,比我小很多,好多兴趣都不一样,但是,那之后我变了,我居然想找她了,一有空闲我就想,妹妹的脚丫什么样子,怕不怕痒,当然也包括搜肠刮肚地回忆对她的小脚丫的每一点印象,包括对以后见面的憧憬。


  同年暑假,我怀着同现在同样期待的心情去她家,她参加了许多课外辅导班,包括一个跆拳道班。我刚到不一会,她也穿着一身白色道服进了门,看见我来了,她迫不及待地跟我说自己学会了什么招数,还说要我好看。我心里窃喜,原本以为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挠她的脚丫,为此,半路上我想出了好多“方案”呢,没想到,机会就这样送上门来。她带我到她的铺有地毯的卧室。她脱下小凉鞋,然后一招一式给我表演,后来又要和我”过招“,不等我准备,她的小脚丫就踢了过来。我干脆跟她玩起了摔跤,凭借着身体的优势,我很轻松把她压在了地上。


  我抓起了一只脚,“刚才就是你踢得我对吧,我要报仇,看我先拔了你的皮“,我把她的薄薄的丝袜脱了下来,一不留神,另一只脚却迎面踢了过来,一阵眩晕过后我又抓住另外一只脚道:“看来你也想接受同样的待遇了”说着,这只脚上的袜子我也给脱了下来,我抓住两只脚踝,让两只小脚丫并起来,脚心正对着我的脸,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双脚丫!我不由自主地把鼻子凑了过去,轻轻地嗅起来,我出了神,两手没有刚才那么紧了,突然,她两条腿使劲一蹬,又让她给踢了个正着。“好哇,还不老实”我身子向前拱了一些,压住了她的双腿“这下不能动了吧”“开始接受惩罚吧”我并没有急着挠她的脚心,而是把一只小脚丫拿在手里揉捏了起来,当然,嘴里是说着“惩罚”之类的话,她却说,“舒服舒服,继续惩罚吧”等到我玩的差不多了,才开始挠她的脚心。她对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毫无准备,大声叫嚷起来,小小的身子颤抖着,她的手不停地向后边够我,但是,我就是不撒手“这下知道厉害了把”。


  这似乎是我期盼已久的时刻,我一直假想自己像这样挠别人脚心,连动作的细节都想得很具体。我把我想象中的动作全都做了一遍。觉得尽兴了,我才说“下次还敢不敢踢我了”,“来,向我道个歉就没事了”说着,让她的脚心在我的脸上蹭了蹭,然后才从她身上起来,她也起来,突然抬起腿来像是要踢我的样子,但是刚抬起一点,就连人一起摔倒了。


  “呀,腿好嘛呀,站不起来了”


  “好哇,还想踢我,我来给你治疗”我的兴致又来了。她向远处翻滚着想逃离开,我伸手抓住了她的一只脚,又给她拽了过来。我又坐了下来,把两条小腿放在我的膝盖上。其实,她不敢动,因为稍微一动那麻劲就上来,很难忍受的。我呢,先是压着一条腿,然后抓起另外一条,快速的摇晃起来。


  “呀,哥哥,受不了了,别。。。”她尖声讨饶。等叫喊声渐渐小了,她的反应也没那么强烈了。


  我就把这条腿压上,再摇晃另外一条腿,这又让她重新拼命挣扎起来,整个屋子也恢复了刚才的分贝,如此反复了几次。这次以及以后的每一次,我都觉得很过瘾。除了找理由胳肢他,有的时候我也变着法地玩一些“游戏”。比如,我规定时间挠她脚心,她在规定的时间内不许笑。一开始她总是用力憋着,脚丫绷得很直,随着时间的加长,呼吸越来越急促,并伴随轻微的颤动,她两只小手不自主的捂着脸,身体也开始不听使唤了,然后就像个撒了气的皮球。当然了,我也用过许多欺诈手段,比如时间到了,我并没有停止,她也没有察觉。还有几次我说“不告诉你需要坚持多长时间,看看你能不能撑下来。”她也果然上钩。她不知道我心中的这个秘密,我也尽量不让她发现。


  有一次,她应该只是不经意的问我,“哥哥,你为什么总想挠我脚心呀。”


  我一愣,像是被戳穿阴谋一样尴尬,但是马上灵机一动,说:“这么说你想让我胳肢你别的地方咯”说着,便把小家伙紧紧搂住,两手伸进她的腋窝,她拼命扭动,后来我们两个都倒在地毯上,我将她整个人压在下面,她四肢都动弹不得,我则像探索新大陆一样探索着她的身体:一会是腋窝,一会是肋骨,一会是小肚皮。。。。。哪一个地方都会引来她的一阵狂笑。后来,我感觉她并没有觉得我每次咯吱她有什么不正常,所以也就放了心,只要每次都有一些正当的理由,表现的自然一点,应该是没问题的。除了这些,今年一开学,我又萌生了一些创意,比如,我想把她绑起来,这样会更加痛快。我还想用一些其他的东西挠她的脚心,而不是单纯用手。我后悔寒假没进行这样的尝试。但是,这个梦想似乎马上就能实现了。我要抓住明天这个机会。我们学校只是因为一些偶然的事才放假,而她也放假,还说要过来,这简直就是上天送个我的礼物。得好好准备。我闭上眼睛,开始设计自己的“蓝图”:明天就和她玩象棋好了,只要她输了,嘿嘿嘿。。。。


  随着一声“将”,我要开始我的行动了。我毫不犹豫的用准备好的绳子将她困在了床上,可能是特别激动,绳子系了很长时间,原本熟练的结却怎么也系不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总算是完成了,看着她无助的眼神,我心里想着”今天你不属于你自己了“。我迅速的把那白白的鞋带一拉,可是,那却成了一个死结,我解不开,干脆使劲的把鞋往下拽,鞋还真是紧呀,终于脱下来了,另一只我就不管了,我迫不及待地拿来一样样“刑具”:鸡毛,痒痒挠,粗铅笔,毛笔。。。我一时间挑花了眼,不知道用哪个好。我又突然想到了庭院里的毛刺球,就是一种植物小球,上面长满了软刺,很容易粘在面衣服上面。我飞快的拿来几颗,心里像是不断有电流通过,身体也随之兴奋地打哆嗦,我想,把这几个小球,装进她的袜子里面,尤其是她的脚指头缝处一定要塞上几个,然后。。。。。


  突然,一阵敲门的声音搞得我心里扑腾扑腾直跳,我猛地一惊,居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世界似乎变了,刚才心里那不断涌动的电流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慌。我慢慢站起来,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我马上反应过来,刚才只是个梦,一个多美的梦啊,只是却在不该醒的时候醒了。真可惜。不过没关系,今天就能实现这个梦。敲门声还在继续,我飞快跑去的开门,瞥了一下表,快十点了,肯定是妹妹。我兴奋地打开门,敲门的却是一个推销保险的。我很是恼火,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我在想,怎么还不来呀?我坐下来慢慢的等。。。。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妹妹还是没有过来。是不是她忘记了。我打电话过去。是妹妹接的,她竟然一直在家!电话那头她不住的坏笑,我问她为什么还不过来,她也不说。最后,她忍住笑只说了一句“我刚放学回家”,然后在一声声坏笑中挂了电话。我一头雾水,但是还是不死心,我把昨天她来电的记录导出来,想再回拨过去。当我再次看到那个记录的时候,我突然什么都明白了。我挂上了还未拨通的电话,心里想着,好你个坏丫头,等暑假见了面,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你。这时候电话又响了,我想应该是妹妹打来的,我已经想到了电话那头的得意,我没有心情去接了,就让它这么响着吧。等电话就不响了,我再次导出记录,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她打来的,如果不是,也别耽误了别的事情。当妹妹的电话号码与“2009\04\0212:23”同时出现在屏幕上面时,我才安心。真安心了么?我只感觉心里好像被抽干了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