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表姐的特训

  小学毕业那年我十二岁,因为没有作业了,于是就到我姨妈家去过暑假。她家在另一个城市,距离较远,所以没去过几次,现在想来上一次去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姨妈家跟以前大不一样,而变化最大的还是我的表姐,上次来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现在她已经十七岁,长的也越来越漂亮 了。表姐现在上体校,专业项目是跑步。听姨妈说,表姐刚上体校时成绩并不出众,但是凭着她要强的性格,在训练中逐渐脱颖而出,不仅在女生中成为佼佼者,而且真和男生比起来很多人也跑不过她。现在,表姐在市里许多比赛中都取得了好成绩,家里也挂着不少奖章。


  姨妈和姨父每天吃完午饭后就上班去了,而这时我和表姐就到一张床上睡午觉。表姐睡午觉时总和我方向相反,她的光脚正好在我头这一边,而且还总是伸出被子外,每当这时,我就愤愤的把头扭向了另一边。有一天,我从梦中醒来,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眼前一片粉白色。。。突然,我心里一惊----这是表姐的脚丫呀。表姐的脚底正对着我的脸,我的鼻子几乎要蹭上表姐的脚心 ,但闻不到一丝异味。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一个女孩子的脚底:脚趾略瘦长,一根根整齐的排列着,显得十分可爱。脚底嫩嫩的,略显红润,足弓深深的凹了进去,形成优美的弧线。在足弓深凹进去的部分,也就是脚底中部,也许是由于跑步时活动较多,那里密布着一条条细细的横纹,也更白嫩一些,因此显得格外的细腻。。。原来女孩子的脚还挺耐人寻味的呀。就在我细细品味表姐的脚底时,她的脚趾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脚底出现了浅浅的皱褶,这一平常观察不到的细微动作又让我心里一颤,真没想到表姐的脚动起来更加的诱人。从此之后,我午睡时再也没有扭过头去,总是在睡着前看一看姐姐的脚。逐渐的,睡前观赏表姐的脚就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对脚细节的印象慢慢加深,而且我越来越想挠一挠表姐的脚丫,看看她会痒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一直不敢这么做。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姨妈姨父午饭后就上班去了,我和表姐一起睡午觉。睡着睡着,我被表姐叫醒了,一看表,发现我比平常早起了一个小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揉了揉眼睛,听到表姐问:“姐的脚好看吗?”


  我忙说“不知道呀。”


  表姐笑笑:“你还装呢,姐早知道你每天睡午觉时看姐的脚了。”


  我低着头,不说话了。


  表姐接着说:“看把你吓的,其实是姐故意让你看的,怎么样,现在喜欢上姐的脚了吧?”


  我疑惑的望着表姐,点了点头。表姐又说:“给你看姐的脚,是想让你对姐的脚有亲近感,好帮姐一个忙。”


  “什么忙?”我更疑惑了。


  “也没什么,就是。。。”表姐的脸似乎微微发红。“。。。就是想让你挠一挠姐的脚,可以吗?”看来表姐向我提出这个请求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我说:“行,可这是为什么呢?”


  见我答应了,表姐似乎大方起来:“前些天去一个同学家玩的时候跟她比赛,互相挠脚丫子,看谁怕痒 。”


  “谁赢了?”我问道。


  “别提了,以前在她家的时候挠过她一下,挺怕痒的,所以才跟她提出比这个赛的,没想到我更怕痒,以前也不知道。。。”表姐无奈的说。


  我劝到:“输了就输了,没什么。”


  “那可不行,就这样输了,多没面子呀。”表姐激动的说。


  “那怎么办。。。呀,不会是。。。”我突然明白过来。


  “现在才反应过来呀。”表姐笑笑,又认真的说:“没错,就算是一种特训吧,虽然我的脚现在很怕痒,但只有适应了这种感觉,才有胜算啊,这个任务就拜托你了!”


  想到可以挠表姐的脚丫了,而且是她主动要求我挠的,我兴奋的心怦怦直跳,但表现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说:“姐,这样你能受得了吗?”


  “这算什么,我可没那么娇气,倒是打赌输了让人很不服气呀!咱们现在就开始吧。”表姐把脚伸到我手跟前,脚趾用力向上翘起,光滑的脚底正对着我:“来吧,不要手软。”


  表姐的脚还是那样的娇嫩,我压着心中的激动,用手指在她的脚底轻轻划了一下。表姐倒吸了口气,猛的把脚缩回去,脚趾动了动。接着又把脚伸向我的手,不过脚趾似乎没刚才翘得那么高了。表姐的脚这么怕痒,还让人挠她,我心里暗自偷笑。


  “行吗?”我问道。


  “有什么不行?倒是你,用力这么轻怎么行!”


  表姐的话给了我极大的鼓舞,我又伸出手指,稍用力的在表姐的脚底上划下去。


  “啊哈哈。。。”表姐痒的笑出声来,腿又一次猛的缩了回去,脚趾向内握了握。


  “这怎么行呢?”我说。


  表姐皱皱眉头,舒了口气说:“你把我脚抓住再挠吧,我也不会乱动了。”


  我想跟表姐开个玩笑,于是抓住她的一只脚说:“我要挠了。”然后另一只手伸向表姐的脚底。。。表姐似乎屏住了气,被握着的脚向往回缩。“姐,你害怕了?我还没开始挠呢。”我笑着说。


  “讨厌啦。”表姐不好意思的说,“我才不怕呢,你来啊。”


  我的手指终于划了下去,这次表姐的脚没有回缩,只是脚趾猛的一握,头扭向一边。随着我的手指在表姐的脚底来回划动,她的脚扭动起来,脚趾也一勾一翘的,头又猛的摆向另一边,笑出声来:“哈哈哈啊。。。别停哈哈。。。再哈哈。。。用点。。。啊哈哈劲。。。哈哈哈啊。。。”表姐娇笑着,痒的不能自已却让我一直挠下去,那样子真是好笑。


  过了一会儿,我停了下来,只见表姐头歪向一边,闭着眼,无力的喘着气。我关切的问表姐:“不要紧吧。”


  表姐睁开眼,不好意思的说:“姐痒成那个样子,让你笑话了。”


  “姐这么勇敢 ,我怎么会笑话呢?”我说道。


  表姐似乎受到了鼓舞,对我说:“刚才做的不错,再来挠姐的脚趾头,要再接再厉哦。”说着,小巧可爱的脚趾还在我手上点了点。


  我迫不及待的抓住表姐的脚,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向了她脚趾的凹陷处。我的手指刚碰到那里的嫩肉,表姐的脚趾就往回勾了一下。接着我将手指侧过来,整个手指刚好嵌入表姐脚趾形成的凹陷中,然后手指尖向内紧贴着,顺着凹陷慢慢的划着。随着我手指的移动,表姐的头一仰,微闭着眼,身体颤抖着,轻声的笑了起来:“嘻嘻嘻。。。你可。。。依嘻嘻嘻。。。真会嘻嘻。。。挠呀。。。嘻嘻嘻。。。”


  表姐的脚趾也握的越来越紧,我的手指能真切的感受到她脚趾的那份握力,以至于她的脚似乎也随着我的手指微微移动了,那动作就像是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狠狠的抓着不肯松开。表姐的反应跟刚才有所不同,娇滴滴的,似乎痒感已经深入到身体里一般。我的手指停止了移动,但还是被表姐的脚趾紧紧的夹着,于是我装作手指拔不出来的样子,对表姐说:“姐,我的手指有多值钱啊,让你的脚丫子这样的惦记。”


  表姐睁开眼看了看,才依依不舍的把脚趾松开,微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没想到啊,我的脚趾头竟然这样怕痒。。。不过也好,挠的全面些到时赢的胜算才大嘛。”表姐又认真起来,对我说:“都这么一会儿了,看看效果怎么样。”我疑惑的望着表姐,只听她继续说:“这次你挠我的脚时,我不动,看多长时间能笑出来。”


  听到表姐的话,我又心里偷笑:表姐真是求胜心切,就这么一下午哪能看出效果。被挠之前,表姐又让我把她的两只脚用毛巾紧紧捆在一起,小腿上再压上好几层枕头和被子,还告我用点劲,别手软。。。看到表姐现在的样子,我心中窃喜,这下表姐可有的受了。我的手指一触及表姐柔嫩的脚底,她就立刻皱起眉,咬着嘴唇,身子向一边弯下去。我的手指开始在表姐的脚底上下划着,她的脚趾紧紧的握着,不敢张开,脚掌向内深深的弓回去,脚底产生了一道道深深的皱褶,使得整个脚丫显得肉乎乎的。表姐的身子也弯的更厉害了,但就是没有笑出声来,我暗暗惊叹表姐的毅力,不由的加大了挠动的力度。


  “啊哈哈哈哈。。。”表姐终于忍不住了,积聚在脚底的痒感一下子释放出来。她的脚趾猛的张开,光滑的脚底暴露出来,任凭我的手指一下下的划过。表姐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扭动,张着嘴狂笑不已:“哈哈哈哈。。。别哈哈。。。挠了。。。啊哈哈。。。痒死。。。哈哈啊。。。我了哈哈哈。。。”


  我看表姐痒的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停了手。等了好半天,表姐才缓过气来,跟我说:“怎么还是这么痒啊,白训练一下午了。”


  我说道:“哪能这么快就看出效果啊,姐不想这样训练就算了。”


  表姐忙说:“是姐太心急了,姐会坚持下去的,咱们明天再来,你还要继续支持姐哦。”


  自从那天起,表姐的脚丫每天都进行着被挠的特训,而我也默契的配合着。表姐经常被挠的扭来扭去,哈哈大笑,可她还不停的告我不要停,再用点劲。当痒的受不了时,她又不住的求饶,但当我一停下来,表姐又责怪我怎么手软了,十分有趣。我还渐渐感觉到,只有在表姐的脚丫被挠时----怕痒的弱点暴露出来,被手指无情的划过,痒得无助的扭动和娇笑。。。,才能看到她要强外表下一个女孩子原本具有的娇弱和可爱。


  这样过了两个多星期,一天中午,姨妈姨父出门没多久,门铃响了,表姐笑着对我说:“来了。”


  门开后,进来一个与表姐年龄相仿的大姐姐,长得也很漂亮,扎着马尾辫,一身运动服,白色的丝袜脚上穿着凉鞋,涂着油亮光泽指甲油的脚趾在丝袜中隐约可见,一根根精致的排列着。表姐向我介绍到:“这是我同学,来这儿玩。”


  “姐姐好”,我叫了声。


  “这就是我们的小教练呀。”那个大姐姐看看我笑着说。


  见我一脸疑惑的样子,表姐才向我解释道:“就是这个大姐姐与我比赛挠脚心,今天上午我们又比了一次,结果我赢了,这个大姐姐问我怎么进步这么快,我就说我们家有个小教练每天给我进行特训,能进步不快吗?这个大姐姐听了后就一定要来,也想接受接受我们小教练的训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