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开学第一天

  假期后开学第一天.


  课堂上,多半学生仍沉浸在假期幸福的回忆中,没多少人在认真听讲,老师的精神似乎也不甚旺,因此对学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同学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四处张望,甚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玲玲心里有鬼,不时地偷看君如两眼,偶尔君如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便立刻转向别处,似乎被看破了心事,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


  好容易挨到中午放学,大家都走了,玲玲和君如坐着没动.不久,珊珊来找玲玲了,看到君如也在,只好打个招呼,脸也红红的.君如倒不觉得害臊,开门见山地问:“你们练得怎么样了啊,有信心赢我了吗?”


  两人虽生性好强,却知道要赢君如确实希望渺茫,便也不逞口舌之利,低着头不吭声,也不看她.


  “哈哈,看来这顿饭是赚到了啊.”


  “想得倒美,能不能赢要看你的本事,我们可没说要弃权哦.”


  “哈哈,那好啊,不要浪费时间了,马上开始吧.”


  “搞没搞错啊,现在是中午,人好多的,万一被看到……”


  “不会的,我们速战速决吧,我还等着去吃饭呢.难道你们怕了吗?”


  “哼,比就比,谁怕谁啊.”


  “那好,你们两个坐好,我在后面同时胳肢你们两个,不许笑出声,忍得久的那个算成绩,然后换你们胳肢我,怎么样?”


  “确实是个速战速决的好办法,就这样吧.”


  珊珊和玲玲背靠背坐好,这样看不到对方的脸,不会意外地被自己人逗笑.然后从背后握住对方的手,算是互相加油鼓劲.


  “好了吗?我要开始了啊.”


  “来吧.”


  君如一上来便进攻两人的小腹,这样两人本来拉着的手便本能地往回缩,好去保护自己脆弱的腹部.但四只手紧握在一起,谁也没松开,没过几秒钟,两人便忍不住奇痒,笑了出来.


  “好像没多大进步啊,这种程度不可能赢我的.”


  “好吧,我们输了,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好了.”珊珊显得很大度.


  “嘿嘿,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去我家玩,正巧今晚我爸妈不在家,要是你们谁还不服,到时可以再比,哈哈……”


  “去就去,我还要找你算帐呢.”玲玲嘟着小嘴说道.


  下午一样过得很漫长,时间仿佛专门和人们作对,你想让它慢的时候,它不知不觉就溜走了,你想让它快点走了,它又偏偏和你磨蹭个没完.


  终于耗到放学的时间,两姐妹和君如一起去了家西餐馆,随便喝了些饮料,每人一份快餐,算是完成了任务.直到快吃完的时候,玲玲撅着的小嘴才松了下来,开始和她们说笑.


  三人来到君如的家.君如家住得离学校比较远,故意避开繁华路段的喧嚣,以求一份宁静.房子很大,里面的摆设却是小巧玲珑,更显别致.虽然小巧,却看得出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以两姐妹的家庭条件,也毫不吝惜自己的赞叹.


  三人看着电视闲聊.不多久,君如转入正题.


  “你们两个,假期是不是没怎么练啊,好像比上次没什么进步嘛……”


  “哼,我正要找你算帐呢,我们练了好久,也用了不少办法,怎么没见有你说的效果啊?只是能多忍耐一段时间,却没觉得比以前不怕痒,还是忍不住笑.我们被你骗了!”


  “呵呵,能多忍一会,也算是成功了嘛……”


  “可恶,你当初明明是说,可以练得不怕痒的.”


  “哈哈……我问你,如果现在有一种药,你吃下去后,永远不会再怕痒,你,愿意吃吗?说实话哦.”


  “……可恶……我才不要吃!”


  “为什么呢?你不是盼着不怕痒吗?”


  “只有不正常的人,才会不怕痒……”


  “哈哈,胡说八道,世界上有一半的人不怕痒,难道他们都不正常?我看啊,你是喜欢上那种感觉了吧……”


  “……难道,这是你的阴谋?”


  “终于开窍了!我让你们体会到人生一大乐事,还不谢谢我?应该多请我几顿饭呢……”


  “哼,你这个阴险的家伙……”


  “来,让你们看看我的收藏品.”


  君如带她们到自己的小窝,用钥匙打开床底的抽屉,只见里面尽是些精致的小玩意.


  “这些都是用来胳肢人的工具,很难弄到啊,都是我从网上订购的,还要防止被家人看到.”


  “好多羽毛啊,还有电动刷……哇!怎么连手铐都有?”


  “不许告诉别人啊.这是我和我表哥一起玩的时候用的.我们两个都喜欢玩这个游戏.他比较怕痒,力气又大,我按不住他,只好用这个了……”


  “嘿嘿,明天就去班里告诉大家……”


  “哼,你敢!你敢说,我就把你们在家搞特训的事传出去!”


  “好啊,看相信谁的多……”


  “讨厌啊……好玲玲,求求你了,不要说出去嘛……”


  “那么,你骗我们的事,怎么处理呢?”


  “这个……我只是想让你们喜欢这个游戏嘛……”


  “哼!不管!反正你骗我们了.说,怎么处理?说得我们满意,就暂时替你保密.否则……”


  “你这家伙……好吧,想怎么样,你说吧.别太过分就行.”


  “放心吧,一点都不会过分的.你的这些收藏品,我们见都没见过呢.想借来用用.”


  “没问题,不要让别人看到就行.”


  “你说今天你家没人的啊,可不是我们说的……”


  “你要在这里用?”


  “聪明!躺好了!”


  “什么?”


  “别装糊涂啊,上床去,躺好了!”


  “……”


  君如被人抓住把柄,只好乖乖就范,躺到床上等着当鱼肉.珊珊帮玲玲一起把君如的手脚铐住,并固定到床头和床尾,两人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君如被笑得有点莫名其妙,问道:“你们笑什么啊?”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堂堂大班长,就这么容易被吓住了啊……因为受了你的骗,我们两个这几天没少受罪,现在让你也来尝尝其中的乐趣吧.你的工具真不少,够我们用很长时间了.开始吧姐姐.”


  珊珊应了一声,却没有行动.


  “愣着干吗啊?还怕她生气吗?你不玩,我自己玩了.”


  玲玲拿起一根长长的羽毛,便在君如的腋窝里轻轻刷了起来.


  君如本能地往回缩手,却被手铐锁住,只能听任玲玲在自己的敏感部位进行骚扰.不多久,便忍不住开始扭动身体,脸上也有了笑意.玲玲似乎不是很在意君如的反应,仍然按自己的节奏刷着.然后羽毛增加到两根.再然后,刷的范围开始逐渐扩大,直至变为沿身体两侧来回刷.玲玲完全不看君如的脸,只是盯着手上的羽毛,和羽毛下光滑的肌肤.侧腹部的皮肤,随着羽毛的滑过,现出一片小疙瘩,宛如石块投入水中泛起的涟漪.玲玲自然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开始对这一带重点照顾,仿佛为了欣赏这个条件反射式的现象.


  渐渐地,小疙瘩不再在羽毛刷过后消失,小疙瘩下面的皮肤,也不再像平静的湖面.而像,潜藏着巨大暗流的海面,轻轻地抖动着.君如由于一直尽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使之尽量平稳,现在开始有些缺氧.抖动的身体显然需要更多的氧气.于是,她的呼吸开始加粗,加快.然而,频率还算稳定.珊珊注意到君如的脸.她的腮鼓着,眉头也皱着,显然是咬着牙.玲玲仍然目不斜视,一如画家在专心地绘画.


  良久,玲玲意犹未尽地放下了羽毛,扫了一圈剩下的工具,似乎没有哪件特别使她满意,干脆直接把手伸向君如的两腋.


  “啊——哈哈……”


  君如终于发出了笑声.这笑声,打破了先前的沉默,也使紧张的气氛骤然松驰下来.珊珊知道,是时候加入战团了.她拿起一把软毛刷,在君如修长的双腿上来回刷动.可以明显地看到腿部肌肉的痉挛,皮肤上也出现了小疙瘩.不过,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君如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腿上了.玲玲在她的上半身,轻一下重一下地,没有确定目标地戳着,每一下,都让她意外地尖叫一声,并伴随着几声余震式的尖笑.


  几天的特训下来,倒使两姐妹的整人之道大有长进.玲玲并不急于把游戏推向高潮,仍然没有连续地胳肢她.珊珊刷了几十个来回后,放下刷子,改拿电动牙刷,启动开关,对着她的脚心,慢慢地,但是非常坚定地按了上去.


  “哈哈,原来是这样,她脚心怕痒啊……”珊珊像发现了新大陆,一下子兴奋起来,另一手拿起一把竹制痒痒挠,双手一动一静,对着君如粉嫩的双脚无情地施展起来.可怜君如终于被发现了弱点,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笑声,开始发疯似地大笑,歇斯底里,仿佛这样能减轻脆弱的脚掌传来的强烈的痒感.然而,事实是残酷的,无论她怎么笑,怎么叫,怎么挣扎,怎么求饶,只要珊珊没有停下手,痒的感觉就不会丝毫减轻.相反地,还会反复叠加,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着她的心理防线.


  珊珊觉得十分过瘾.胳肢妹妹时,总怕会让她太难受,每次都是适可而止,现在是另外一个人了.珊珊要把这几天的经验,结合自己被胳肢时的亲身体验,一起转变成技巧,送给君如.玲玲看出自己的刺激完全被姐姐掩盖了,干脆停下手,欣赏姐姐精彩的表演.


  “你表哥好像没给你练习挠脚心啊,哈哈哈哈……”玲玲对君如说了开始胳肢她之后的第一句话.但君如根本没有心思去听她说些什么.她在全力挣扎躲避.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那些手铐不是真货.


  “哈哈哈哈……饶啊……了我吧……哈哈……真的……受不了啦……哈哈……”


  “急什么啊,你爸妈还没回来呢.”


  “哈……他们……哈哈……就快回来了啊……哈哈哈哈……”


  “那好,就给你个终极的享受吧.”


  玲玲终于动真格了,在君如的两胁又揉又捏.珊珊也放下了工具.想来想去,还是用手最容易控制,也最直接.挠脚心有许多方法,但是她的经验告诉她,如果只求痒,还是用抓最好.她用了一些力,也是没有什么规律地,抓挠着君如的脚心.


  君如从来没受过这种折磨.和表哥玩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被两只手胳肢,现在可是四只,而且每只都是训练有素.她真的感到无助,甚至害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君如仍然大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笑声中夹杂的惨叫,也明显带了哭腔.


  “我受不了了啊……呜……放了我吧……”君如突然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就停止了大笑,只剩下哭泣.两姐妹终于真正看到了,一个怕痒的人,被胳肢到极限时的样子.两人都感过意不去,赶紧解开君如,站在一边,不知说什么好.


  君如把脸埋在枕头里,哭得很伤心,就像受了莫大的冤屈.玲玲过去抱着君如,哄她.君如渐渐止住了哭声.毕竟小孩子心性,很容易哄.


  “君如……”珊珊不知道说什么好.


  “哼……两个人一起欺负我……”


  “改天让你一个人欺负我们两个.”


  “不行啊,我可不答应.”玲玲鬼得很.


  “你最坏了,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报复你!”君如的嘴还是撅得老高.


  “嘿嘿,除非你答应不生气,而且,要我们三个人一起玩.”


  “好啊!老和表哥玩,闷都闷死了.”


  气氛终于又回复如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