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家族内战

  某家族内战,为了占取主动,其中一方的首领让一个女孩去对方那里卧底,结果被人发现.为了得到敌对势力的情报,决定对女孩进行家法拷问。


  女孩被带到刑房,绑在床上,双脚被木夹铐住脚踝,鞋袜也被脱去.女孩知道自己难逃家法,干脆两眼 一闭,默默等待足刑的皮肉之苦...但随之而来的并不是撕心裂肺的剧痛,而是从脚底传来一阵阵奇痒。


  女孩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女子正用羽毛挠自己的脚心。


  执行女子:“依照家法,女子叛族足刑100”


  女孩强忍着笑:“什么!那就是...100下挠脚心...”


  执行:“没错”...”闭嘴!我刚才那几下都白刷了,还得从新来”说是要从新来,但手中的羽毛却一直都不曾停下.挠脚心56下时,女孩终于支持不住,大笑出来


  执行:“你吓死我了!我又忘了到多少了,只能在开始了”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我受...不了哈哈哈哈哈”


  执行:“那不归我管,我只管挠你脚心,你要是再敢惹我,我就用大刑了!”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哈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哼!不许你命令我!你弄得我刚才都没数数!从0开始在挠!”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分明是耍我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我就是耍你了,怎么的?我就是故意要重来,就想挠你脚心,你又能怎么样啊”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混蛋!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你居然还敢骂我!看我不收拾你的”


  执行女子扔掉羽毛,左手用力握住女孩左脚的脚趾用力向后板直,用右手尖长的指甲飞快的挠女孩脚心。女孩疯狂地大笑并用力挣扎着,整个刑床都跟着颤动,拼命想缩起脚趾,但自己的左脚脚心扔完全暴露着,被无情的折磨...


  20分钟后女孩就因脑部缺氧昏迷过去。一杯冷水泼在女孩脸上,女孩清醒过来


  女孩:“咳咳咳...”


  执行:“真没用,这就昏过去了,我还有刑具没用呢”


  女孩:“!!不要...我受不了了...”


  执行:“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你了”


  女孩:“.......”


  执行女子用细线拴住女孩的每一根脚趾,然后用力拉起来系在足夹上固定


  执行女子:“小丫头,这下你绝对跑不了了”


  女孩:“不...不要...”


  执行女用指甲从女孩的脚跟到脚趾一下一下地刮着,一股接一股的痒意也不断的传向女孩的大脑。女孩虽然已经是痒的无法忍受,但由于不愿服输的性格还是她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笑出来。执行女子看到她那个样子心理非常得意,依旧用同样的方法不停地挠女孩脚心.随时间的延续,女孩的额头开始冒汗,不时小声笑一下但又努力忍住.执行女看时候差不多了,突然加大了挠痒的力度,在女孩的前脚掌快速地抓挠.女孩的精神防线瞬间崩溃了,笑声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此时的女孩已经没法说出完整的话了,除了大笑她没法有别的选择


  执行:“之前的热身结束了,准备接受大刑吧”


  女孩:“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什...哈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女停下对女孩的折磨,去拿所谓的刑具,女孩也趁机有了难得的休息时间,大口地喘气,


  执行女用一块黑布蒙住了女孩的眼睛“看不到的话精神就越紧张,你就会越怕痒”


  女孩“.....”她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是徒劳的,选择了沉默。


  女孩眼睛看不到东西,只觉得自己每一个脚趾缝都被塞进了东西,脚心也觉得被执行女涂上了凉凉的东西;


  执行:“现在你的每一个脚趾缝都被放上了刑具,我还在你的脚心上涂了一些脚部专用的护肤品,让你的脚心更滑,感觉更敏感”


  女孩:“额...”女孩想挣扎,但自己连脚趾都被固定地死死的,丝毫动弹不得。能动的只有头部和手指;执行女站在女孩身边,打开手中刑具的开关,发出“嗡嗡”的声音。


  女孩:“不要!我求求你!不要用这个!”


  执行:“呵呵,现在知道求我了?看来你已经知道在你脚上的东西是什么了吧”


  女孩的声音开始颤抖:“...知...知道...”


  执行:“那我要你自己说,是什么啊?”


  女孩:“...是.....”


  执行:“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啊!我可以考虑少折磨你一会”


  女孩:“...是...电动...牙刷...”


  执行:“恭喜你,答错啦!哈哈哈...接受处罚吧”


  女孩:“不要!求求你了!”


  其实女孩没说错,就是电动牙刷,她脚趾缝中的也都是,不过是执行女子故意摆了她一道。


  执行:“你说错了,按理就改受罚!因为这不是电动牙刷,是专门挠脚心的刑具...电动牙刷,哈哈 ”执行女子故意加重刑具的语气。


  女孩:“不!不要!”女孩拼命大叫起来


  执行女不理会女孩的大叫,也不急于打开女孩脚趾缝中的牙刷开关,只是将手中的两把电动牙刷按在女孩的脚心上。因为脚上的护肤品,使得女孩的脚心更加敏感。


  女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执行:“别急,还有呢”


  执行女用胶带把两把电动牙刷都固定在女孩脚心上,逐一打开女孩脚趾缝中的牙刷


  女孩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整个刑房充满了女孩的尖叫声和笑声,持续很久都不曾停止,因为执行女怕她昏迷,给她接上了氧气长时间的折磨慢慢消耗掉女孩身上所有的体力,从女孩嘴角流出的口水也已经浸湿了衣襟。执行女停下对女孩的折磨,女孩也因体力严重透支再次昏迷 。女孩这次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


  当她这一次醒来时候,发现自己全身被牢牢粘在床上。她的全身都贴满了透明胶带,身体被胶带粘在床上,连脚底和脚趾缝都贴着胶带。而执行女子正在一边看着她... 女孩发现自己这个样子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更多是感到害怕,不知道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你这是...干什么...”


  执行女一脸笑容看着女孩“挠痒啊”


  女孩的眼睛中充满了惊恐“不不不...”


  执行女拿着一把金属梳子刷便女孩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痒在全身蔓延


  女孩“呵呵呵呵呵呵...住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的确很痒,但也是你能接受的吧”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不能...呵呵呵呵呵呵...不能接受的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女一下子就把挠痒的力量和速度都的加很大“恩?能不能接受?!我没听清”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


  执行女子用的力量更大了“那样不能还是能?!说清楚了!”


  女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能能!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执行女听完就恢复了最开始的挠痒“这就对了啊,得说清楚了”


  .......(和谐掉某些无用过程)


  女孩已经喊地说不出话了,张嘴却说不出话,而执行女子却得意地大笑...


  刑房的门打开了...


  某男子“凝,你在干什么”


  开门的男子正是这边家族族长的儿子。和他父亲不同,他不喜欢别人叫他族长(他父亲曾对家族成员说过“我的儿子以后就是族长,你们见到他就如同见到我”)平时都让别人叫他“小风”, 只有在自己父亲面前才称呼他族长。


  凝(执行女子)“...小风...族长...”


  小风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但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凝。凝知道自己滥用私刑被发现了,不敢直视小风 ,说话也声音很小。


  小风“我在问你,你在干什么”小风的语气依旧很平静


  凝心里很清楚,他现在对自己很不满,自己也肯定是难逃家法刑讯,不如拼死逃出去。凝看着小风,慢慢后退“我....”


  小风大概看了一眼刑房:满地的蜡烛头,用过的胶带,大多数胶带上还有已经凝固的蜡,还有蜷缩着身体一脸惊恐看着自己的女孩


  小风“我听说有个女孩要接受家法,可后来就一直没消息了”


  凝“......”


  小风慢慢向凝走过去,凝在身后偷偷拿起一把刀子,想趁机要挟小风逃出去。这一切都被女孩看在眼里,女孩想叫但出不了声音,想去拉住小风但全身被绑...何况自己早就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只能一直盯着小风,希望他能注意到,可小风的却从不往她这里看。


  小风“没话说了?很好”


  凝“.....”


  小风转身要叫人,凝看准小风转身的瞬间掏出身后的刀子向小风刺过去


  女孩“!!”女孩吓得闭上了眼睛


  “当啷”一声,一切安静了...


  女孩慢慢睁开眼睛,女孩惊呆了。


  小风右手握着一把匕首架在凝的脖子上,左手还扭着凝当时拿刀的右手,那把刀子就掉在地上。 凝两眼呆滞看着小风...


  小风“呵呵,别当我是废物”


  凝“....你....”


  小风“来人!”


  家族成员“是!”


  小风“把她带走,依(家)法处置”


  几名家族成员带走了呆滞的凝


  小风“等一下”


  家族成员“风少爷还有什么要帮忙的”


  小风“找医生来我房间那里,还有...不是说别叫我少爷嘛”小风收起匕首,笑着看着那个人。家族成员一脸的坏笑,靠近小风悄悄说“那不是有个小美女看着你呢嘛,我不得...啊?给您点耍帅的资本啊..嘿嘿”


  小风玩笑的一脚踹向那个家族成员“靠!你小子是不想混了吧?赶紧去!”


  那个家族成员故意一边大叫一边跑了“啊!我被踢出内伤啦!医生...快来啊!...”


  小风一脸的无奈看着那人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风转身走向女孩,女孩双手护在胸前死死盯着他


  小风“....真是的...我要是那种人早就跟着动手了...唉...也不怪你”


  女孩“.....”


  小风脱下身上的外衣给女孩盖上,抱起她回到自己房间。


  小风让女孩躺在床上,让医生给她检查


  医生“小风,你先出去一下吧”


  小风“好” 出去了


  过了一会医生出来了,小风也在门口等着


  小风“她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没有严重外伤,全身皮肤有点轻微脱皮,过几天就没事了。脸上的淤青肯定是被东西砸的 ,没伤到骨头,休息几天就可以好。关键还是她的嗓子...”


  小风“嗓子?”


  医生“嗯。过度的喊叫使得声带受损,暂时不能说话。”


  小风“那怎么才能恢复”


  医生“需要一定时间的恢复练习,也看她自己的造化,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具体方法我会告诉你,不过...”


  小风“不过什么?”


  医生“她应该只是个平常女孩吧,好像还是对方那边...”


  小风没让医生继续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什么家族之战,还不都是为了那点家产你争我夺的,结果呢?”


  医生“.....”


  小风“结果就是这样,越闹越不像话,连什么间谍都弄出来了,还是个女孩!?家法也成了一个人滥用私刑的发泄理由。这种家族还要他干吗?”


  医生“小风,别说了,要是被你父亲听到怎么办”


  小风“我说错了嘛?算了,教我恢复方法吧”


  ......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小风每天都按医生说的方法帮女孩做恢复练习。时间长了,两人也是日久生情,几乎是形影不离,经常能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家族内战也在那之后不久平息了 ,其中原因只有那个医生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