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关于痒的知识—个人见解

  说起怕痒的事我绝对有发言权。我也是个特别怕痒的人,从肩膀以下到膝盖以上的部位,特别是背部,那几乎是碰不得,一碰就跟水螅啊草履虫啊等等之类做了应激反应一般剧烈。若是有所准备还好,要是有人趁我放松时候轻轻碰触那么一下,越是轻滑越是让我受不了,结果往往是吓到我自己,又因为反应过激而吓到别人。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了不少,所以熟知我的人大多都知道我属于“碰不得”的那种类型,正所谓是“一触即发”,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不仅身上的“地雷”被点发了炸得唏哩哗啦,若是因此吓到我而坏了什么事情,“小火山”也是肯定要爆发一下的。


  如此说来,怕痒其实也是我的弱门,甚至可以说是死穴,要是哪位高人存心和我过不去,估计只要找跟绳子把我手脚绑上然后挠痒,用不了一分钟我立马死翘翘。这一招还真有人用过,古代阿拉伯的刑罚之中有一种就是不断挠犯人的脚底,叫人无法忍受。不过,我还不至于去到阿拉伯的古代去冒个什么罪名承受那样的刑罚,即使是被人挠,虽然是死穴,虽然这招绝对百发百中,估计还能致我的小命,可要想真正实施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您首先得要有本事把我手脚给绑上才行啊。


  怕痒这回事,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其实无非就是人体的一些敏感地带神经末梢分布得密了那么一点,传感器的灵敏度高了那么一点,收集信息的能力强大了那么一点,从另一个侧面也可以证明此类人的神经系统比较发达。换句话说,这类人对触觉的感知能力往往要比一般人高出那么一丁点儿,可就是这一丁点儿的部分点中了这些不大不小的死穴。事实上,怕痒的人十分常见,只不过特别怕痒的人毕竟只是少数。特别怕痒的人,在神经末梢基本处于放松状态的前提下,感觉特别灵敏,特别是对那些突然而至的,轻微而又产生压触力的接触更加反应激烈,使神经受到刺激而产生兴奋,比如昏昏欲睡时被刺激后变得睡意全无,等等。


  比如我本人,被别人呵痒的时候10秒钟之内笑出眼泪是常有的事,并且身体缩成一团,手脚乱动,活脱一个特大号的水螅,受了刺激立马变得形状扭曲。有时候仅仅是因为一些不经意的碰触,也常弄得反应过敏,比如走在街上被人家的包包碰了一下背都要弹一下,跟朋友稍微亲昵一点就冷不防被触一下,太敏感了真不是件好事。


  神经末梢敏感,只不过是神经敏感的一个方面。有研究报告说,那些特别怕痒的人,往往都是情感丰富,思维感性的人。相反,那些不怎么怕痒的,对一些轻微刺激反应不大甚至接近于0的人来说,这类人往往是属于那种理性思维占主导型的。美国心理学家和生理学家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还证实,“痒感”或许还与谈情说爱搭界———怕痒者往往感情丰富,在恋爱时往往采取主动,婚姻生活也较有激情;相反,不怕痒者往往会“淡化”甜蜜的爱情,有的甚至对恋爱感到兴味索然,婚姻生活也可能较为平淡。


  此外,专家们还发现:怕痒者中乐于助人者占高比例;比较而言,不怕痒者对他人往往持漠不关心的态度,“热心人”尤少。怕痒只不过是身体上,生理上对外界刺激做出的反应,而情感丰富则是精神上的。这一类人较之那些理性占主导的人,通常情感比较外露,对一些事情的反应也要比一般人大得许多。有如含羞草,碰触一下就立刻缩成一团,而人们则充分发挥联想能力把这一反应现象认为是此草的含羞之态。草本无情,可如此命名却着实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含义和情感内涵。可是,为什么很少有人把人的“怕痒”也说成是害羞之态,也给取个如此富有联想意义和内涵的名词来代替呢?


  怕痒其实与心理因素有关。毫无防备地被人呵痒,自然是有不少反应的。而如果是自己挠自己,却不见得反应那么剧烈,即使是那些神经特别敏感的人们。人遇到痒的时候,往往会同动物植物一样缩成一团,其实这倒也确实是害羞的表现。就好比人体上的许多气孔,平日里是打开的,受了刺激立刻关闭了,减少再次刺激的接触面积,起到了一个“关闭”的作用,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含羞”,可也是生理“含羞”的表现。痒其实是件很快乐的事情,轻微的适度的痒总是让人发笑的,没见过谁第一下就给痒哭了的吧。持久下去痒到受不了,那是特例,不在一般的考虑范围之内。


  身体上的痒,换来的往往是一笑;而心理上的痒呢?有人“手痒”,见了好东西想摸想试想要,可“手痒”还经常被大人用来斥责小孩当成了贬义词;有了手痒这一说,于是又有“心痒痒”,可听来听去这“心痒痒”似乎总是和人的某些欲望联系在一起的;就连结婚久了产生疲劳感了,又有“七年之痒”一说了。看来这“痒”字,到了心理上,不仅能让人发笑,开心,还能够让人厌烦。七年都“痒”了,紧接着“瘙痒难耐”,请出皮炎平都不起效果,最后“痒”变成了“痛”,彻底变了质。说来说去,似乎人精神层面上的这些“痒”,根本就不是含羞草那么一回事,更加不是草履虫的应激反应那么简单。如此缺乏乐趣反而充满贬义的“痒”,看来还是不要的好哇。


  生理上的痒,让人发笑,让人放松,比起那些面对挠痒毫无反应的人来说,痒才是令人开怀的,当然这是在适度的前提下。偶尔以此为乐,更加能调节气氛心情,说不定还能有个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偶尔痒那么一痒,嬉笑欢乐尽在其中,比之形如原木任人摆弄都不觉得痒的乐趣的人,施痒者自然是得不到乐趣,被施者同样找不到痒的快感。其实被挠痒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只要痒得适度,痒对了地方,痒对了场合,当然关键还是要痒对了人。至于七年之痒之类的那些和“痒”之本意几乎脱离了关系的“痒”,还是少来为妙,少来为妙。


  最后,我诚挚地欢迎我的各位好友密友损友们偶尔前来挠下痒,但事先须得说好,第一不要偷袭,第二不要过分,第三更不要趁机揩油~~~如果你觉得好玩我也可以牺牲一下下,或者换过来我来挠你,这之中的乐趣还是需要用心体会的。痒的快感有很多味道,可心里头的痒还是只要这一种的好,一旦多了,也就痒杂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