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留学生—海伦娜

  我刚刚当上副教授的那一年,教研室主任告诉我让我去面试一个希腊来的女留学生。因为是女孩的缘故,再加上语言的障碍基本不能给教研室做什么项目,于是难题就踢给了我这个新人。我对留学生素来没有什么好感,首先由于语言障碍很难交流,其次因为国际交流缘故不能象带国内研究生那样安排大量工作,女孩尤其没有什么做工科的天赋。何况… …国外美女虽也不少,但是我基本没接触到过,我不认为自己有认识欧洲美女的荣幸。


  但是看到海伦娜简历的时候我受到一点触动,直观上讲,她是个美女:黑色的头发柔顺地披在双肩,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一点光辉,大眼睛,高鼻梁,身材也很不错。中国的学生在做简历的时候是标准的一寸免冠照片,但是显然希腊人不是很认同这点。除了标准的资料符合这个要求之外,海伦娜的自述上附上了这张她在海边山崖上抱着吉它的照片,白色的衬衣、深蓝的牛仔裤,光着脚丫盘腿坐在山崖上,依稀还能看到她涂了天蓝的指甲油,很有点韵味。


  海伦娜那年23岁,她的英语比我好,交谈中我知道了她精通英语、希腊语和法语,但是只会寥寥的汉语,她喜欢历史,喜欢追求很新奇的事物。我问她学习我们这个学科她原来的学校要比我们学校还好,为什么不选择留在欧洲或者去美国,而是要来中国的时候,海伦娜用流利的英语告诉我,她们家是信仰巴哈伊教的,而巴哈伊教的先知巴哈欧拉告诉教徒“去寻求真理吧,哪怕远到中国”。这句话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第一说明她的虔诚,第二说明她知识的渊博,第三,也给足了我这个中国人面子。于是我给她打了98分的高分,同意她做我的学生。


  事实证明还是中国培养出来的学生靠谱,海伦娜在大学学的那点知识让她接受我们的研究生教育很困难,好在她异常努力,学习困了就在桌子上趴一会,据她说研究生一年级平均每天睡觉不到6个小时。同样是由于她的学业问题,我不想让自己的第一个国外学生研一就挂科,于是经常得给她开小灶,我俩的交流机会就多了起来。


  跟她聊天知道了希腊人的风俗、穿戴、婚礼仪式、性格特点、近代民族形成,甚至也了解了一些古代奥运会。她和我聊起古代奥运会的负荷一身盔甲和武器的赛跑,我说这个和赛跑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大家都不适应而已,但是她告诉我这个需要很大的技巧,A跑的比B快的话比赛这个却未必能赢B。我表示不相信,于是海伦娜说“Let’s make a bet ,shall we?”我同意了。海伦娜说她从小就练习负重跑步,我绝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我输了就要请她去丽江旅游。我问我赢了呢?海伦娜的回答是“As you like.”


  我们从体育系借了沙袋,不仅绑在腿上,也绑在胳膊上,比赛3000米。海伦娜有着1米76的身高,但是… …由于我崇拜体格强健的隆美尔元帅,从未放弃锻炼,结果是海伦娜输掉差不多一圈400米。


  在我家里吃了一顿简餐之后,我说我要惩罚你了。海伦娜笑着问我怎么惩罚。我说:“I want to tie you up and tickle your sole. Do you agree?”海伦娜惊讶地看看我,然后耸耸肩,撅起小嘴说:“It’s up to you.”我很喜欢海伦娜这种愿赌服输的性格,决不耍赖。


  我先让海伦娜脱掉鞋子趴好在床上,她的阿迪鞋子是39码的,好大啊。当我捆绑的时候,海伦娜表现得非常顺从,鉴于我家没有什么工具可以用,我按照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把她绑成了驷马攒蹄,而且对胳膊和大腿、小腿也额外捆绑起来,这下她一动不能动了。这个时候海伦娜说了一句:“I become the meat in the chopping board.”我笑了笑。


  这个时候我扒掉了她的白色的运动袜子,终于看到了她脚丫的庐山真面目。海伦娜喜欢穿运动鞋,所以脚掌没有任何变形,除了脚跟有薄薄的茧子,别处是很细嫩的。虽然她的脚背有点古铜的颜色,但是她的脚掌却是粉红,而脚心则是非常非常地白。两只脚心都有很深的纹路通过,特别是左脚脚心处,脚心的纹路形成一个“川”字。左脚脚心朝上半厘米的地方是一颗黑色的痣,略凸起于皮肤,大概有一个大米粒那么大。脚丫虽然很大,但是比较细长,特别是她的脚趾非常地修长,最长的是食指,大概有3厘米,要超过拇指一厘米的样子。脚趾甲也很细长,但是很规整,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两只脚的食指都戴了戒指,左脚戴的正面是一个带有圆滑轮齿的小轮子,中间空,右脚戴的则是镶嵌着一颗小小的水晶。


  “When did you begin to use pink nail-polish?” 我问。(意思是:你什么时候改用粉红指甲油了?后面方便大家阅读,改为中文书写。)


  “很久了啊。”海伦娜回答,“你见过我用别的颜色的吗?”


  “是啊。”我说,“我见过你用蓝色的。”


  “什么时候?”海伦娜很不解地问。


  “呵呵,应该是你大学时候吧。”


  “你怎么会见到呢?”


  “在你面试的照片上,你光着脚丫坐在山崖上。很美的一副照片。”我告诉她。


  “哈哈,你那么注意我的脚。你恋足!”


  我说:“对,我恋足。你可以不告诉别人吗?”


  海伦娜很严肃地说:“这没什么啊,人都有自己的嗜好。我不介意。也不会告诉别人。”


  “你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的,不许撒谎。”


  海伦娜更严肃地告诉我说:“巴哈伊教徒不会撒谎的。我是巴哈伊教徒,所以我不会撒谎。”


  这下我心里的石头落下了。


  鉴于以前的经验,我用我做检察官的弟弟送我的拇指铐把海伦娜的两只大脚趾锁在一起。“我要开始惩罚你了。”我说。


  我开始用两只手的食指轻轻刮海伦娜的脚底,重点照顾到脚心,我要看看海伦娜的脚丫最怕痒的是哪里。没料到我只刮了一下,海伦娜不仅全身都拼命挣扎,居然还“啊”地一声大叫起来。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的房子是靠着学校里面一条街道的,我住得也不是很高,万一声音传出去可麻烦了,何况周围的邻居也都知道我是单身的。


  我赶忙问她:“你能控制住不叫吗?”


  海伦娜很无辜地说:“不能,真的。”


  我说:“我可以堵住你的嘴吗?”


  海伦娜似乎有点幽怨地说:“今天我是你的女奴。”但是她点了点头。


  按照我的经验,先让海伦娜把舌头向后卷,我再把她的袜子塞进嘴里,这样,她只能发出很细微的“哼哼”声,而且是在嗓子部分发出,声音很低,绝不会传出去的。再用胶带整个封住海伦娜的嘴,这样,袜子也不会被吐出来。


  这下我开始肆无忌惮了。我先用自己的腿夹住海伦娜被绑住的腿,她不再能左右摇摆。我的大拇指扣住海伦娜的脚背,剩下的八个指头在海伦娜的脚底抓挠起来。先是海伦娜细嫩的脚心,再是她的前脚掌,然后脚后跟,脚趾缝… …我惊奇地发现海伦娜脚上的任意一处皮肤都是如此地怕痒… …甚至是她的脚背!


  海伦娜的身体不停地挣扎,上半身一会左右摆动,一会向上翘起,但是,挣扎是徒劳的,我的捆绑技术很好,她的上身不能做大规模的活动,唯一能伸展开的是她的十根手指而已。而她的腿因为被绑住三道麻绳,又被我牢牢夹住,根本动弹不得!海伦娜还在徒劳地伸缩脚趾,特别是我挠到海伦娜脚心的时候,她会把脚趾快速地伸开和蜷起,因为海伦娜的脚趾很长,当她脚趾蜷起来的时候能完全地看到她的脚趾甲,红红的趾甲,煞是可爱!


  挠过三四分钟的样子,海伦娜的动作明显小了,嘴里的“哼哼”声也渐渐听不清楚。我忙停下,匍匐到海伦娜脸前,问她:“你怎么样?”海伦娜只是冲着我“呜呜”几声并不断摇头。我忙撕开海伦娜嘴上的胶带,取出袜子。海伦娜说:“我要喝水!”


  呵呵,可爱的小姑娘!


  我取来一瓶矿泉水,给她用管子导进嘴里。海伦娜贪婪地喝完水,然后喘出一口粗气说:“老师,咱俩没商量好多长时间是吧?”


  这句话把我逗笑了。“海伦娜,你是不是以前没和人打过赌啊?”


  海伦娜委屈地说:“是没有接受过这种惩罚。”


  “你的脚丫子好美,能让我再挠一会吗?”我试探地问。


  “挠一分钟歇三分钟可以吗?”海伦娜反问我。


  “当然可以!”


  我用袜子和胶带重新封好海伦娜的嘴。然后去取出一把吃蛋糕留下的塑料叉子,一只大毽子上的羽毛,和一把梳头的铁刷子。我先用羽毛抚摸海伦娜的脚心,海伦娜很平静,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看来这个东西对大部分女孩是没用的,欧洲女孩也是一样。大概半分钟后我开始用塑料叉子在海伦娜的脚心上挠,海伦娜的反应敏感了起来,身子开始扭动,手指和脚趾都开始张合,嘴里也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头则不断上下左右摇动。时间很快到了一分钟,我想对一个虔诚的教徒最好也要守信,于是我停住手。去给海伦娜解开嘴上的封锁。


  “这次是不是好些。”


  “嗯。时间久了会疯狂的。”海伦娜说。“老师你可以松开我吗?我感觉手臂有些麻木了。”


  时间是不短了,但是我很舍不得,因为我还没用铁刷子呢。


  “还有一件工具没有用呢,可以再坚持一会吗?”我试探着问。


  “老师可以下次再用它吗?”海伦娜问我。


  “你不反感挠脚心吗?”我问,“以后还来让我挠吗?”


  “心情好的时候当然就可以啊。”海伦娜回答说。


  我松开了海伦娜身上的拇指铐和绳子。海伦娜的胳膊、手腕、腿和脚踝留下深深地绳子印,我帮她轻轻地揉搓。


  “老师,下次惩罚我一定要讲好时间的!”海伦娜还在提这件事。我相信巴哈伊教徒是不会撒谎的了,很期待下次的来临。


  “我知道你喜欢寻求刺激,这个游戏刺激吗?”


  “一点点。老师喜欢寻求刺激吗?我更喜欢寻宝的游戏。我们可以去一个地方,寻找埋起来的宝藏,在一个没有别人的深山里。或许玩过这些更刺激的东西,老师你会淡忘恋足的。”海伦娜似乎在开导我。


  “可是… …我咨询过欧美的心理医生,恋足是无法改变的。”我为难地说。


  “我们可以在寻宝的时候把鞋子扔掉。”海伦娜似乎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得意,也很自信。


  “好!有机会我们光着脚丫去寻宝!”我爽快地答应了。


  海伦娜开心地笑了。或许,她只是想帮助我而已。


  海伦娜已经硕士毕业了,现在美国的一所大学就读博士。时常会给我email或者打电话。丽江我们已经去过了,她说今年要来中国,去山西看平遥古城和云冈石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