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小说 战火之情(上)

  第一天 - 齐格菲防线


  1945年1月30日 天气晴


  盟军(这里指美国军队)已经进攻了整整3个月,我们已经弹尽粮绝了,盟军好像有着无穷无尽的军事力量,在强大的远程炮火和自行火炮的掩护下,我军前沿阵地一次次的化为一次次废墟,我相信,我们守不住多久了,第三帝国的梦想即将破灭。


  刚才连长来过了,他命令我营坚守217高地15天,我觉得几乎不可能,不过军令如山,身为一个德意志帝国的军人,没有理由不遵守军令。


  第二天 - 88炮阵地


  1945年2月1日 天气暴雨


  暴雨已经持续了整整35个小时,我军503、504重坦克营陷在泥中无法动弹,在暴雨中,8.8cm反坦克炮正在慢慢失去战斗力,我们的补给已经完全失去,后勤线岌岌可危,据说,在明日,苏联人会进攻我方阵地。


  在我后方,是一个整编团的88炮团,这是齐格菲防线的唯一反坦克火力,我们一定要守护好他们,要不然,盟军的M4谢尔曼和苏联的JS-2重型坦克会将我们撕成碎片。


  第三天 - JS-2重型坦克


  1945年2月2日 天气:阴


  今天苏联人开始进攻了,大部队的坦克和火炮,到处都是火焰和子弹交织而成的火力网,双方都杀红了眼,我军的MG42机枪已经因为枪身过热而报废了两挺,我相信,我守不到明天天明,我想我应该想一些措施。


  我走到503重坦克营那里,拍着虎式王牌坦克,问斯里克:“你觉得你的宝贝可以执行一项任务么?”


  斯里克是503重坦克营的尖兵,他是一辆虎式王牌坦克的车长,他拍着胸脯说,他一定会完成我的任务。


  我命令他补满油料,向苏联火炮阵地发起冲击,这是最后一次大决战,必须要拼一次。


  他表示明白,继而回去准备了。而我则是命令部队,准备弹药,向苏联人发动最后一次冲击,我相信,只要击毁敌人的三辆JS-2重型坦克,我们就会夺回主动权。


  身为一个德意志军人,我始终坚信,元首的虎式王牌坦克可以对任何装甲火力发动正面进攻。


  按约定时间,15分钟后,虎式王牌坦克会先行,我步兵团会跟上,在虎式王牌坦克与三辆JS-2交上火之后,步兵团随后包抄,攻击敌人阵地。


  战斗开始了,我命令打黄色信号弹,没错,这是请求炮火支援,只听远处的天空中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绝,我军的重炮阵地开始对苏联人倾斜炮弹,我命令部队冲锋,虎式王牌坦克启动了,缓慢的驶向了JS-2面前,我相信,js-2已经发现他了,他们将炮塔转了过来。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声,是虎式王牌坦克的8.8cm坦克炮,只听又是轰的一声,对面的一个JS-2已经成为了一堆废铁,我对着通讯器说道:干得漂亮。


  这时,装填手在装填炮弹时,对面的一辆JS-2用他的122mm D25T,向虎式王牌坦克射了一发,一个粗大的火焰轨迹,伴随着巨响,以每秒800m的速度前进的炮弹,彭的一声打中了虎式王牌坦克。


  我聚精会神的听通讯器的报告,待听到“报告团长,车组安全”的声音后,我松了一口气,命令道,就地消灭他们。


  第四天 - 奇怪的苏联女人


  1945年2月3日 天气:雷阵雨


  昨天一战,苏联人损失了三辆JS-2重型坦克,我方则是没有损失一辆装甲力量,我们夺回了苏联占据的216高地,216高地在217高地东北部,相距不到1km。


  据我的属下报告,他们抓到了一个俘虏,而且是个女性。我相信我对这个俘虏没有多大兴趣,作为一个在德意志军旗下的士兵,我只考虑怎么使用手里的步枪消灭眼前的敌人。


  可是部下的报告,不得不让我注意到这个女俘虏,也是改变了我一生的女俘虏。我的部下告诉我,这个女俘虏个子没有苏联人高,鼻子也不挺,最关键的,他居然不懂俄语,我们的俄语翻译官,居然听不懂她说话。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或许这个女人,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作为一个职业军人,我不会放过任何减少我军士兵伤亡的情报,即使杀了这个女人,也要获得我想要的情报。


  我跟着我的副官走进了临时的集中营,我看到这个女人,战火纷飞的战场,依然无法掩盖这个女人的白皙,他不像苏联人,倒是很像日本人,曾经我看到过长官跟日本的慰安妇在一起的场面,不过这个女人明显不像日本女人那么贱,看起来有那么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她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我没有让人为难她,因为我自信,没有一个女人能快的过我手里的手枪。


  (我与女主角的对话,均为俄语翻译所翻译,下略)


  我问她: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216高地


  这个女人说了一大堆奇怪的话,我和我的俄语翻译没有听过这个语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日语,可是我们团没有配备日语翻译官,我需要日语翻译官,才能继续审讯。我喃喃自语,命令副官,严加看管这个女人。


  第五天 - 原来她是中国人


  1945年2月4日 天气:大雨


  我找到了一个日语翻译,因为他去过日本,教过日本人如何进行特种作战,我相信,他可以让我们正常对话。


  像昨天一样,这个女人还是那么仰着脖子坐着,我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出现在216高地?


  然后让日本翻译翻译给她听,中国女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日本翻译好像吃了一个大惊,我忙问她说什么,只听日本翻译说道:她是中国人


  中国人,我若有所思的整整领口,我相信这里面会有一个有趣的故事的。


  第六天 - 审讯


  1945年2月5日 天气:晴


  想找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不容易,我足足找了20多个小时,终于在今天天黑时找到了一个翻译,我连夜突击审讯这个女人,我命人带她来见我。


  我们终于可以正常交流了,我相信,这里面会有一个有趣的故事的。


  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来到216高地


  她回答我:你管我是谁,要杀就杀。


  我摇摇头,说道:我向来是怜香惜玉的,你逼我?


  她沉默不言,我拔出手枪,指着她的脑袋说道:你想死么?


  一向不说话的副官突然开口了,说道:团长,这个女人可能掌握着苏联人的重要情报,不要冲动啊。


  我摇摇头,拍了拍副官的肩膀,说道:都说没你就没有我这个团,你永远是我的好搭档。


  副官表示是自己应该的,我问副官,到底该怎么办。


  副官说道:我们德意志帝国有一些间谍组织,他们会审讯人,不如我找她们,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


  我点头同意,说道:马上找,我就在这儿等着他们。


  副官敬了一个礼,说道:是!


  刑讯官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就赶到了营内,我问道:不知道有什么好方法?


  刑讯官说道:这种人见得多了,我保证她2个小时内说出你想知道的。


  我点头称赞,道:副官,不和我一起去看看刑讯官的手段么?


  副官表示想见识一下刑讯官的手段,我和他就带着这个女人,走到了审讯室。这个地方,曾经无辜的死了多少亡灵,已经有点阴森森的了。


  刑讯官命人将那个中国女人的双手用皮带固定在十字架上,然后将她的腿部固定在一个长椅子上,在用皮带固定好。


  然后问道:这位中国女人,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团长的话,我也好交差。


  我心道如此最好,谁知这个女人并不领情,反而吐了刑讯官一口口水,说道:呸,你们这帮人渣。


  我见状气的火冒三丈,说道:给我往死里弄,不要留情。


  刑讯官表示明白,然后他将这个女人的鞋子脱了下来,我很好奇他要干什么,这个女人穿着一个纯棉的白袜子,上面有着几条深浅不一的道,虽然长时间的被俘,不过还是袜子底部洁白无瑕,我很好奇这个女人如何保持的。


  然后,刑讯官在在这个女人诧异的眼神中,继续脱下了她的袜子,露出了她那晶莹剔透的小脚,她的脚非常好看,是的,微弯的脚趾,细小的脚趾缝,加上完美的脚弓,简直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玉足。她的脚掌心白里透着红,我不禁看的痴了。我相信,在那一刻,我体验到了,什么是一见钟情,是的,我喜欢这个脚,我喜欢这个脚的主人。


  我以前一直以为,身为一个职业军人,一个德意志帝国的军人,是不应该拥有儿女私情的,可是好像就是天生的一样,我看到这个女人被强制脱下鞋子,我就有了一种喜欢她的感觉,我想要得到的东西,没人能阻拦。我挥手叫刑讯官停下,说道:你辛苦了,接下来由我代劳。


  刑讯官看了我和副官一眼,说道:那么长官慢用,属下告退。


  我不耐烦的挥挥手,命他和副官速速离去,等到就剩下我和翻译官后,我问她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叫啥,为什么在216高地出现?


  这个女人完全不理我,把头放在一边,我看到他被脱了袜子的晶莹剔透的小脚,我心里已经有数,我伸出手指,用那长长的指甲,从他脚低到脚趾缝划了一个长长的线。


  我观察这个女人的表情,只见她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不过马上她就紧闭嘴巴,我帮她把凌乱的刘海弄好,用手指放到他腋窝旁边问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216高地出现?


  这个女人还是闭嘴不答,我呵呵一笑,突然出手,将手指猛然插到了他的腋窝,这个女人差点没忍住笑意,不过还是咬牙坚持着。


  我见状,心知力度不够,我命翻译官给我取来四支羽毛,然后让翻译官继续在他腋窝里面来回“弹琴”,我手里拿着两根羽毛,问道:你要是再不说,这个东西下一秒就会出现在你的脚下。


  这个女人强忍着笑意,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可以看出她忍得很辛苦,我见状突然伸出手,用羽毛最尖的部分,在他脚下写起了元首的演讲稿。


  本来,两个腋窝被“袭击”,已经令他受不得,再加上我毫无预兆的突然袭击,这个女人的防线全面崩溃了。


  “哈哈哈(以下省略N个 …… 哈哈 嘻嘻 )”一阵足以跟D25T火炮开火声比的笑声响起,这个女人再也忍不住了,我见状知道有戏了,我命令翻译官,加快速度,我也用我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默写着元首的演讲稿,这个女人在疯狂地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手臂上全是红印,头发凌乱,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不过这个女人活动受限,双手双脚全部被皮带包裹,只能进行小范围移动,想躲也没有办法躲,只能有限的把脚趾尽量的往后缩,可是,我怎么能让他得逞,我用手掰起她的脚趾,让他把脚心里最嫩的肉和敏感的脚趾缝暴漏给我的羽毛,然后开始转移阵地。准备攻城略地,直接一举拿下这个女人。


  终于,女人开口说话了。


  “你,哈哈,你,哈哈哈,别……嘻嘻……别弄了,我……哈哈哈……受不了”


  我命令翻译官停下,问道:这位女士,我劝你老老实实地配合我们。


  原来那个女人叫王小雅,是中国国民党的高级间谍,这次混在苏联军队中,显然是有很大目的的。而且,我发现,这个王小雅会说德语,给我气的火冒三丈,我让翻译官退下,看着她白皙的脸庞和那个凌乱的头发,不禁痴了。我相信,我已经是中了邪了,我居然对这个中国女人,一个女俘虏产生了感情。


  王小雅看到我的眼神,脸一红,说道:看什么看,快帮我松绑。


  我见状糊里糊涂的帮她解开了皮带,也不知道我是中了什么邪,然后看着她,欲言又止。


  她对我说道:“你这个混蛋,居然碰人家..碰人家的脚。你叫我以后如何做人?”


  我见状好奇,问道:“为什么你的脚碰不得?”


  她说道:“因为,我是云英未嫁...”


  我不禁恍然,然后说出了我一辈子都想不到的话:“那么你可以嫁给我。”


  王小雅等着明亮的大眼珠,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说道:“你。。你说什么?”


  我大声喊道:“我说你可以嫁给我”


  王小雅闻言本来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霞,煞是可爱,说道:“你,你想的美。”


  我见状拿出羽毛,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顺从我,二是做我的俘虏,被我挠痒痒。你没的选择”


  王小雅闻言,脸一红,说道:“如果我两个都选择呢?”


  我闻言大喜,上去抱住这个改变了了我一生的中国女人,说道:“未尝不可?”


  王小雅在我怀里低下头,说道:“讨厌死了你。”


  我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抓住了她的脚腕,说道:“我好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王小雅好奇的问道:“什么感觉?”


  我奸邪的一笑,道:“挠你脚心的感觉。”


  说完,不管他同不同意,又继续开始挠了起来。


  “哈哈哈,你欺负人,哈哈哈,别往那儿,那儿太痒了。哈哈哈,不行,我快受不了了。停下。。快停下”


  ----------------


  第一部 the end


  资料1:齐格菲防线,二战德国的防线,从44年12月开始到45年2月,阻滞了英法美联军四个月,延缓了第三帝国的灭亡


  资料2::8.8cm 反坦克炮,又称88炮,88高射炮,是二战时德军最好使的反坦克炮


  资料3:JS-2重型坦克,又称IS-2重型坦克,斯大林重型坦克(俄语:NC-2),是苏联与二战后期使用的一款重型坦克,装备着一门强大的122mm D-25-T 主炮,正面装甲高达120mm,可谓是苏联的一大战力。


  资料4:虎式王牌坦克,又称虎II坦克,七号战车,虎王坦克(德语:Pzkpfw VII,英语:king of trigger MT.)正面装甲达到了150mm,并装备了一门8.8cm KwK46 L/71主炮,是德国重装甲中可靠地,信得住的重型坦克。值得一提的是,二战时,没人可以从正面击穿虎王坦克的正面装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