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小说 暗恋已久的小悦和她的朋友们

  这是一个新落成的小区,里面座落着一栋栋公寓,15岁的小悦就住在其中一幢高楼的20层。由于是新建成的小区,周围的邻居们都不太熟悉,所以平时大家也都不怎么来往。


  天气渐渐转凉了,小悦她们学校正好遇上百年校庆,所以学校大放假,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她一个人在家里呼呼睡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点。小悦伸伸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小悦生得非常娇小,1米58的身高,身材纤细,眼睛水灵灵的,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小loli。她睡眼惺忪地从床上起来,身上穿着蓝色的睡衣。她有个奇怪的性格,就是不愿让脚露在外面,不管是天热天凉,家中待上,她都要穿上袜子,连凉鞋都很少穿,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样是高雅。也因为如此,她的脚特别嫩,少了平日的风雨磨蚀,让她的脚特别白。这天也不例外,小悦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将白色的丝袜穿在脚上。


  她懒洋洋地来到卫生间,整理了零乱的头发。正当她洗完脸刷完牙,忽然听到厨房里“呯”地一声,她吓了一跳,于是小心翼翼地去厨房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她来到厨房,顿时呆住了,一个高大的蒙面男子正手忙脚乱地把刚才砸到地上的锅盖拾起来,小悦本能地一声惊叫。那名男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住了,心急慌忙的他迅速反应过来,一看背后站着一个小女孩,赶紧冲过去一把捂住她的嘴,厉声说道:“你别叫,敢叫我就杀了你!”小悦都吓得不知所措,她只好乖乖地听劫匪的话,一声不吭。


  劫匪看出了小悦的害怕,把她拖到了卧室,让小悦座在床上,并警告她不许出声。他将床单撕下,用刀将之裁成一条一条的布条,开始捆绑小悦。他把小悦背过身去,反剪她的双手,在手腕上绕了好几圈,并且将两个手的手臂也捆在一起,再用一根布条绕过前身,把手和身体绑一块。然后劫匪又用剩下的布条把小悦的膝盖和脚腕都捆上。最后劫匪去拿来一块毛巾,刚要堵住小悦的嘴,小悦急了:“我爸爸妈妈马上就要回来的,你敢偷东西就要被他们抓住的。”


  劫匪一听,哈哈笑道:“小妹妹,你放心吧,我已经侦察了好几天了,你的爸爸妈妈回到家最早也是晚上6点多,我是不会不你的当的。”说完,便将小悦的嘴牢牢堵上。小悦还想说什么,却来不及了:“呜呜呜……呜呜……”劫匪任凭她叫唤,独自去翻箱倒柜了。


  小悦见劫匪走出了房间,就开始挣扎,想挣脱捆绑,她不停地扭动着双脚、甩着头,用力搓自己的手,可劫匪绑得太紧了,根本动弹不了。


  正当小悦在挣扎的时候,劫匪却又进来了:“小妹妹,你们家的钱放哪了?我找来找去,怎么就这么一点点钱?”说完他把堵着小悦嘴的毛巾拿了出来。


  小悦松了一口气,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哦,不是,我根本就不知道。”


  “说,不说我就给你好看。”


  “我就是不知道,看你怎么样。”


  劫匪冷冷一笑:“告诉你吧,我干这行不是一天两天了,像你这样倔强的人我见得多了,只要我一用刑,都乖乖地告诉我钱在哪,你还是识趣点吧。”


  “哼,你就是打我,我也不会说的。”


  “哦?你很 亮 ,我可不打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哈哈哈。到时候就算你愿意说也晚了。”


  说完,劫匪把小悦抱起来,放到一张有靠背的椅子上,用一些布条把小悦的身子和椅子捆绑在一起,又找了一张茶几,将小悦的脚抬起来,牢牢地捆在了茶几了,小悦的拖鞋早就不知去哪了,一双脚伸在前面,有些不自在。她心想:他为什么要这样绑我呢?不管怎么样,我绝不能告诉他。


  劫匪又开口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快告诉我,钱放在哪了?要不然我就开始了。”


  “不知道!”


  “好,那你等着吧。”


  劫匪看着小悦的那一双小脚,早就按捺不住了,他伸手去脱小悦的丝袜,手刚触及到她的双脚,小悦就感觉到了,她是从来不让别人碰她的脚的,可是现在被绑着,由不得她了。


  “你要干什么啊?别碰我!”


  劫匪不理她,继续脱她的袜子,从脚腕一直脱到脚根,又一点一点露出了小悦白嫩的脚底心,最后是那十个整齐的脚趾 。小悦的脚趾没有特别大的,只是大姆趾略微大一些,劫匪也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脚,心中也一动。小悦喊道:“你干吗?快给我穿上啊!”劫匪急忙又堵住她的嘴,生怕被人听见。现在小悦的双脚已经完全裸露在劫匪的面前,这对她来是简直是奇耻大辱。


  “好了,我们开始了。”说完,劫匪就将双手伸向那双小脚。


  “呜呜呜呜……”小悦拼命地摇着头,她的脚很少露出来,因此磨着很少,皮肤也特别嫩,所以犹其地怕痒,可劫匪已经开始用刑了,时而用指甲在脚心上下划动,时而又在脚趾缝里挠。


  “呜呜呜……呜呜……呜呜……”小悦被绑得紧紧的,根本动不了,只有脚趾一前一后一仰一合来躲避那手指。劫匪似乎已经兴起,他把房门关上,窗户也关死,让声音传不出去,然后把堵着小悦嘴的毛巾也取了出来,又用细绳把她的两个大脚趾绑在一起。十个手指快速地在脚心上划着弧线。


  小悦如遭雷击,全身不停地扭动,但四肢都被紧紧捆绑,她的扭动都是徒劳的。


  “啊哈哈哈哈……别……别挠……哈哈哈哈……别挠了……哈哈……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求……哈哈哈哈……求你了哈哈哈……啊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


  劫匪听到这银铃般的笑声,更起劲了,他把随身携带的羽毛拿出来,用毛根肆无忌惮地搔着小悦的脚根、脚心、脚趾。


  “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我受不了哈哈……受不了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停……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停下吧……哈哈哈哈……我…………我哈哈哈……说……说哈哈呵呵哈哈哈……说了”


  劫匪停了一下:“你不是很倔强吗?现在怎么求饶了?我早说过,刚才不说,现在也晚了,这么白嫩的脚,让我好好玩玩吧。”说完又继续折磨这双小脚。


  “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告诉你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告诉你了……哈哈哈哈哈……停啊……哈哈停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听到了一声门铃响,劫匪惊出一声冷汗……


  正当劫匪尽情玩弄小悦那一双嫩脚的时候,门铃响了,劫匪惊出一身冷汗,不过他毕竟是多年的惯盗,经验相当丰富,他迅速把小悦的嘴重新堵上,问:“不许出声,要不然我就要你的命!”


  小悦想求救,拼命摇着头:“呜呜呜……呜呜……”好在毛巾塞得紧,声音不大。


  劫匪悄悄地来到门口,透过猫眼,门外站着一个比小悦略大一些的女生,约摸17、8岁的样子,长发拨肩,胸部略耸,劫匪一阵激动,心想:我的运气来了。


  于是,他又去拿了一根毛巾,躲在门背后,悄悄地把门拉开。

付费内容
售价:1 tk币
登录并购买后可看! 登录 注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