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明日爱情终结时

  沉闷的高中生活里,张永暗恋上了俞玲。他们俩都在学习上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无奈两人在长相和同学的评价上差太远。张永是个性格孤僻的男孩子,且因学习好心高气傲,长得也不怎么样,因此在同学里口碑很差。而玲玲虽然不是校花,但她那可爱的风格和乐观易亲近使得追他的男生数不胜数。毕竟,个子虽然不高,但玲玲是典型的“小巧可爱型”美女:细细的腰和臂膀,齐肩的披发,可爱的瘦瘦的脸蛋,尤其是经常穿着淡色衣服,新潮的运动鞋,细细的声线,喜欢这类女孩的男生还真不少~。


  张永在高中内最终没有向玲玲表白,甚至连一个熟悉的朋友都不是。


  可故事总是发生得很巧,高考后,她们都考到了同一所大学,而且竟然在一个中文系。张永读的历史,而玲玲选择了师范专业。由于一开始玲玲不熟悉大学里的人,而不在家乡城市的感觉着实难受,幸好还有个同学就在身边,于是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两人就熟识了,且成了朋友,张永经常和玲玲在学校聊天,请她吃饭,玲玲并没有拒绝。


  但张永认为玲玲已经在慢慢的接近她了,终于有一天,她鼓起生平从没有有过的勇气向玲玲表白了,但几秒钟后却听到了“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一向高傲的张永受到如此打击,如同霹雳只打头顶,瞬间的愤怒甚至让他忘了自己是谁,是不是真的爱过玲玲,他只觉得自己受到侮辱,受到打击,受到自己不该接受的事实的摧残…….夜里,他喝了很多酒,不过一向性格孤僻的他没能从感情失败从解脱出来,总想得到玲玲,却又无能为力,他一生从未这样过……终于,他按奈不住自己的痛楚,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俞玲——这已经不是爱了。


  一天,玲玲上晚自习被无意路过的张永撞到,刚巧那天倾斜如注的大雨使玲玲无法回到寝室,张永在玲玲正为难之时主动到玲的课桌旁,说:


  “伞给你吧。”


  “那你呢?”


  “我无所谓了”


  玲玲很感动,她认为张永并没有因自己拒绝他而生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这样的一幕,谁能不感动呢。于是玲玲也很投入的和张永聊了起来,2个小时过去了,自习的人都走光了,十点了,他们还在畅快的聊着,突然,眼前一片黑——自习室熄灯了。玲玲说“快走吧,不早了喔。”说完站起身。


  “再聊一会嘛,反正回不去了还可以去网吧通宵。”


  “那怎么行,我可从来不包夜的。”说完就要走。


  “喂,你坐下!”


  “不,我要走了~~~” 玲玲今天很快乐,用一中耍小赖皮的声音说着。


  张永这才站起身,看着洋溢笑容的玲玲,她今天穿着一件短小的淡黄色羊毛衫,下身是白色的牛仔裤,还有那李宁的橘红色运动鞋,可爱极了。


  张永很想接近她,这一刻他大着胆子,一边说“你坐下来”“你坐不坐?坐不坐”,玲玲直摇头,这时张永一边问“你敢不坐下”,然后伸出双手到玲玲的腰间搔她痒痒


  玲玲没有防备,先是“啊!~~~”的一声,然后就“哈哈哈----”笑了起来,身子贴着教室的墙扭动着。不一会,玲玲已经在地上缩成一团,大叫“别弄啦~~~哈哈哈哈哈哈~~!啊~….我坐,我坐…哈哈哈….”


  这让张永大觉过瘾,他从小就是一个瘙痒癖好者,且因性格孤僻没人接触,从来没亲身体验过,没想到一开始咯吱的竟是如此的美女,而且还是自己心仪的女孩,他真的还想咯吱下去,因自己的下半身某处已翘得老高了。可偏偏玲玲已经投降了,自己没了咯吱的理由。


  但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竟说“好哇,你刚才不听我的,你今天完了!”。然后又伸出手在淡黄羊毛衫的腰间咯吱起来…..


  玲玲很小巧,且比一般的小女生都怕痒些,以前在寝室里疯疯闹闹的时候,女孩们都总这样惩罚她。这会儿张永的手不停的在腰间乱舞,自己已是完全无了思绪,只知道挣扎。不一会,玲玲一边大笑,一边蜷缩到了地上,大叫“快停下,我烦了!!”。


  张永这时已昏了头,哪里还管得这些。“好哇,你烦了是吧,给你来点厉害的!”他的手更快了,且经常挪动位置,玲玲已是躺在脏脏的教室地上。


  “哈哈哈哈……不弄了……..哈哈-----讨厌---啊!~~~~~~~”她的身子用尽最大的力气伸缩着,挣扎着,“哈哈哈哈啊………不!!……哈哈哈哈~~~”


  张永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但又不想收手,犹豫之间,停止了行为。玲玲明显已经没有刚才的高兴了,生气道“你怎么这么无聊啊!把我衣服都弄脏了,真是讨厌。”张永没意识到玲玲真的已经生气了,以为还是象刚才般玩笑,且仿佛得到了挠她的又一个机会,心中得意着。


  “哼---你还挺硬的啊,接着又吧玲玲按倒在地,他走到对着玲玲头顶的地方,把她两手拉直然后用双膝跪定在地上,洋洋说道“今天你算了完了。”说着双手向已经固定了的腋下伸去。


  玲玲做梦也没想到今天自习会成这样,现在她对张永已全无刚才的谢意和感动,随之替代的是恐惧和厌恶,但却无法逃脱,她眼睁着看着自己的眼帘中出现一双手,慢慢伸向自己的腋窝深处。


  “哈哈哈哈哈………不,不要!!!啊 !!~~~哈哈哈~~~~~~~别弄了!” 玲玲一边叫,身子一边最大幅度的扭动着。她的腿在课桌椅间乱踢,身体时而卷曲,时而崩起,伴着细细喉咙的大笑声,充斥着整间教室。张永大觉过瘾,不停施为。他的双手在玲玲瘦瘦的臂膀间感觉很是奇特,他一会用五根手指胳肢玲玲的整个腋下,一会用一根手指按着玲玲最敏感的那一根经脉,一会用指头到处点她的腋下,胸部和腰….


  玲玲这时已是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唯一的愿望就是张永现在停止手指的运动。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玲玲已经笑不出来了,只在那里抽噎着,身体也不向刚才那么大气力的扭动了。


  张永终于停手了,俞玲站了起来,什么都不说转身就跑,直到她觉的可以逃脱了,才反过身,大叫着“你这个大变态,我算认得你了,你真贱,你一定会得个处分的!”说完就跑开了。


  张永这才意识到这样一闹,满足了一下自己的欲望,但玲玲已经永远的离开自己了。回寝室的路上,他猛的一想:糟糕,要是玲玲真的告到学生处,那自己的一切都完了。转头一想,自己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了,干脆就坏到底吧!”


  玲玲几天内一直不敢再去自习,她怕再碰见张永这个喜欢自己的“变态”。直到过了一个多星期,玲玲才又象往常一样去自习,没想到晚自习结束回寝室的路上,被几个小混混拦住了……


  那几个小混混一看就是中学的,比自己小,却有四人,他们道“跟老子把钱和手机都拿出来!不然我们打死你!” 玲玲对街头流氓只有听说,从未真的遇到过,这一刻她已经失去冷静思考的能力了!她怕他们伤害自己,把钱和手机都交给了他们。说“我可以走了吧。”其中一个小混混说“那不行,你跟我们过来。” 玲玲怕他们又劫色之念,想到自己还是一个纯洁的女孩,还有未来,还有自己幻想的爱情,怎么能。。。。。


  “救命啊!!!” 玲玲大叫,这一叫,才觉自己被块布状东西蒙住,不一会就晕过去了。


  醒来时,觉的自己被刚才那几个流氓扶着在向前走,她大叫“你们要干什么!?”


  “救命啊~~抢劫啊!”


  其中一个混混回答她道:这已经到山上了,你再叫也没人听得见。”玲玲一听,眼睛一闭,哭了起来。


  到了山上一间小屋,四人将她放开,她大呼“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哼哼~~~~”话正说着四人向她扑去,撕扯她的衣服,玲玲边哭边挣扎着,但是没用,虽然那几个混混我中学生,无奈自己是女孩,且对方四人力气实在大,他们两人将玲玲按倒在床上,捉住她的手,另外两人脱她的衣服和裤子。不一会儿,玲玲已被剥得只剩内裤、鞋子和内衣了,她知道他们肯定要让自己失身,痛楚中大骂起来,“你们这些流氓,你们没一个好下场的!!!-------”


  那四个混混将玲玲绑在一张床上,绑成一个“一”字。然后就站开了,玲玲觉的奇怪,以为他们突然想开放过自己,又觉的那不太可能,正想着,其中一个流氓发话了:


  “走吧,该办的办完了,反正人家给钱我们做事。这丫头是还不错,要是老子今天不是收了钱,她早就完了。”


  “是啊,完事,走人,都老实点!”这个似乎是老大。


  玲玲心乱,又在背后骂了他们一句。这时一个流氓愤怒了,冲回来扯下玲玲的胸罩,一边说到“你当哪个不敢搞你!啊~~!?” 玲玲根本没听她讲话,只大叫着“啊。。。流氓!!”没想到这混混只弄了一会就停手了,转过身和另外几人出门便走。


  玲玲不知这是何意,她想到这可能是绑票,想到自己父母,想到自己命运。这时,门又被推开了, 走进门的竟然是……玲玲一楞,推门径直而入的正是张永,没等玲玲开口,张永自己说“是我叫他们把你弄来的,怎么,你不告学校了,怎么?怕了?” 玲玲一时都傻眼了,她多想自己一生从未认识这个人!


  可这时张永已经走到床边,玲玲看到自己正裸露着胸部和大腿,如此这般,便“呜~~”的一声大哭起来。


  张永说,“你要是一开始就爱我不就没事了,那像今天这么惨,我又不是没前途的人。


  玲玲根本没听,只在那里大声的哭泣,张永听不下去了,便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他脱下玲玲的鞋子,这时玲玲已知道不妙,张永定会搔自己脚心,她从小怕痒,而脚心更是碰都不敢碰一下,且以前和别人疯闹间,从没被挠过脚,这次竟然是这样…而且还被绑起来,根本就受不了。


  张永脱下她鞋,露出的玲玲今天穿的粉红色的小袜子,着实可爱,张永忍不住了,用手指朝玲玲被缚的脚心点了一下,又是“啊”的一声,玲玲的脚拼命向回缩。接着,玲玲更大声的哭了起来。


  张永大声叫道“怎么样?现在哭有个屁用,今天有一晚上,老子玩死你,你哭啊~哭啊,我让你笑笑,边说边扒去玲玲的袜子,接着用一跟手指在玲玲的脚心搔了起来,玲玲停止了哭泣,脸上露出一副极难言表的苦态,身体四处扭动着。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十秒钟,张永觉得不爽,说到“好了,不哭了,笑一个,笑一个。。。”这样去刺激俞玲….


  终于玲玲受不了了,由苦态突然转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别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哈~~----”


  张永这才觉的有趣,便说,“你笑啊,你今天哭也没有用,笑也没有用,要笑就要笑一晚上!”


  玲玲此时已完全失去意识能力,两只小脚像两条羞涩的鱼一样钩着,跳动着,身体在有限的所有范围最大限度的挣扎着,同时从口中伴出最绝望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我求你了,不要搔我了,哈哈哈哈。。。快停…停下…..啊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其中不时伴着一些尖叫和讨饶声。


  “你说啊,你爱不爱我,快说,说啊!!!”


  张永继续施为。玲玲笑的厉害,但硬是没说这句话,可能已经没有机会让她开口了吧,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笑,还有多余的一些挣扎。


  张永停下,走到床前,看着玲玲的腋下,这时的玲玲已没穿衣服,虽然她很瘦,肩膀也很窄,但腋窝的毛很密,且形状成一个标准漂亮的月弯弧形。张永挡不住诱惑,把手伸向毛密深处胳肢起来。


  这可不是上次穿着衣服,这次玲玲才体会到自己的腋下竟然也如此敏感,因为完全不能动,玲玲这时才感觉到明明想紧合双臂,却又被伸展到如此角度,还有人不停搔自己的感觉,她已经快崩溃了…


  再过了一会,张永已从单纯的搔一个地方,转到手指在腋下、脚心、腰,甚至大腿内侧四处跳舞,玲玲已经笑的眼泪横飞了,且失了声…….过了一会,她突然叫到“不!别弄了!”这声音很响亮,声音过后玲玲的身体发生了一阵痉挛,待到张永回头看时,玲玲的内裤已经湿成一片了,此时的玲玲已有被瘙痒而得到相当的性感觉。


  张永懂这一切,但他从仇恨和得意的目光中发出声音,“怎么,不行了~~~,我今天还非不搞你,?”然后抬起手又在她大腿内侧搔了起来。


  玲玲实在受不了了,大叫“不,不要。。。哈哈-----哈哈啊--=---别搔了,我爱你!我爱你!!”随后又“呜-----”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张永到“爱我,爱我都没用了,你今天怎么样都没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老子笑一晚上!”说着,再次残忍地将手指向玲玲的脚心深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