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回国路上~

  记得今年夏天,我从马来西亚回国过年,和我同行的是一个女孩子,个子不高,但可爱得要命,我喊她叫小娜娜,她是我们一起来马来西亚读书的,只有17岁。因为我们第一次回国,非常兴奋,所以一起在楼下的小酒馆喝酒。记得当时她穿得比较随便,是属于那种睡装的,但是看上去让人感到很清新,白白嫩嫩的脚上穿着薄薄的白色袜子,透过袜子,甚至能看见她脚上粉色的脚趾甲。我们一起在酒馆喝到早上4点钟,要搭车走了,她说上去换件衣服,我说好,那你去换把,15分钟以后,她回来了,穿了一身学生装,我问她,这不是你来的时候穿的吗?


  她说是阿,所以回去穿阿,然后我发现到拖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很可爱的学生圆头皮鞋,一看就是很标准的日本学生模样,加上她的脸本来就白白净净,更像日本学生。我问她,你怎么换这么多,连袜子都换,她揶揄说要你管,看得还挺细阿,我脸一红没说话。


  出租车一路把我们带到机场,安检过后,我们往,阿登机口走,因为时间还早,我们一晚上没睡,我说这样阿,咱们俩靠在一起睡吧还能睡2个小时阿,一会上了飞机想睡都难受阿,她点了点头,然后,我们选了一个离人群比较远的地方,免得吵醒我们,我实在是困了,就睡了,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觉得后面有人老是在动一睁眼发现她正背对着我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就拍了拍她说:“你在干嘛?怎么不睡?一会可就没机会了阿”


  他一看我醒了,慌忙把腿放了下去:“你睡吧我不困。”


  我这时才发现,他手上拿着袜子!我一心血来潮,就回过身去把她扶住:“你的脚怎么啦,是不是崴拉,我帮你揉揉阿。”


  她脸一红:“不是阿,刚才在酒馆里有蚊子在我脚指头上咬了好几个包,脚心还有一个阿,痒死我啦”。


  我故作镇静的说:“哈,那说明你的脚好香阿。这样阿,你把脚举起来看是不是会有蜜蜂来阿。”


  她脸又一红:“讨厌,人家还以为穿双厚袜子能不痒呢,那知道越来越痒,痒死我了,又不敢碰,难受死啦,像上刑一样。”


  我心里一阵澎湃,说:“一会就上飞机了,等上了飞机就把鞋脱了,我给你想办法吧。”


  “那好阿,一定得好好弄弄阿,难受死我了”


  “那你换双袜子阿,换双薄的阿,省得又痒了,这人那么多。”


  她想了想也是,就从包里拿出一双薄得几乎像没有一样的丝袜来,穿上。30分钟以后,我们登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了,我发现她的两只脚不停的跺来跺去,好象忍受不住一样,就说“还痒阿,那你把鞋脱了,我帮你揉揉阿,别人弄得比自己弄得好受许多阿”


  “那好阿,不过千万不能太重阿,我的脚很怕的”


  这个我知道阿你放心就是,她想了想说好阿,就把鞋脱了,然后把右腿放在左腿上(因为我坐在她左边她的右脚被蚊子咬了,其实只是我早就设计好了,一开始就坐在她左边让她靠窗户。)我扳起她的脚摸了摸脚指头,天爷阿,这么漂亮的脚我真的是第一次见,脚心白白的,脚根和大脚趾下面粉色的,五个脚趾头乖乖的靠在一起,整只脚没有一个地方有老茧或者是长的多出来一块(有的女人的脚大脚趾头边上和小脚趾边上都多出来一块)好美!而且最要命的是她的脚好软!就象没有骨头一样,35码的脚让人看着这么惹人爱,就随口夸了一句,WOW!你的脚好漂亮阿!


  她头一扬:“哼,那是阿,你见过我什么时候穿过凉鞋了,在宿舍我也穿拖鞋,穿棉袜子的(马来西亚进门都要赤脚进),哎幼你快点弄阿,好痒阿。


  我说那好阿,你等着阿,于是我的手就在她的每一个脚趾头揉了起来,过了一会,她说,脚趾头不痒了阿,可是脚心好难受阿,我仔细一看,好家伙,脚心上不偏不正,又一个红红的包,我说那好阿我帮你擦擦,说着就拿手指头在她的脚心上轻轻的画起了圆圈,这以下不得了,她的小脸顿时就成了桃红色,脚趾头也开始微微的动了几下我说怎么拉?她好象有些倔的说,没事,你继续吧。


  于是我又开始了。这一次我把范围扩大了,扩大到整个前脚掌。她好象真的受不了了,就对我说,这样阿,反正人也不多,咱们到后面坐吧,省得让人看见多不好,我说,那好阿。往后一看果然没人,今天飞机人没盛满,我们俩来到后面,她又把脚给我,这次把脚放到了我的腿上,说,你把我的脚抓住吧,不然我怕一会会踢着你,我说那好阿。然后,我就把手在她脚上肆无忌惮的又走起来。


  “痒死我啦呀!哈哈……我的脚….呜呜…..哈哈….脚心….不行呀!…..痒死啦痒死啦!…哈哈哈…她终于笑了出来,又怕别人听到,就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边颤抖。“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痒……太……哈哈哈……太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别挠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不这样怎么能行呢?一会又痒了我可不理你了阿。她脸一红,又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再……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别……别……哈哈哈……哈哈哈"她已经不能说完一句话了,全身都在剧烈抖动,双脚来回幅度更大了,"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我抬头一看,她的小嘴靠在我肩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好象又想求饶,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说,你再忍一忍,等一会适应了就好了,其实我在骗她,挠脚心怎么能适应得了阿,何况她的脚心是这么的软,越发得受不了,我就又把手放回到她的脚心上。


  ”你……放了我的脚……呵……啊……哈哈……你放开一会……就一会……哈哈……一会再让你弄好不好?……给我喘口……喘口气啊……我……呵呵……啊……会憋死的……停一会……一会啊……”“啊!哈哈!痒死我啦….!”“啊!哈哈!天啊,要命了,痒死了!哎呀妈呀!我的脚心!....痒啊!”


  我停下来说,那怎么办,你又受不了,她脸红红的说,恩,可能是穿着袜子的事,你把我的袜子脱了吧,说著,我就轻轻的褪去她的袜子,一双尤物终于在我眼前出现。我说,那你忍一会,一会就好,她说。恩,那你可得快点阿。


  “痒死我啦呀!哈哈……我的脚….呜呜…..哈哈….脚心….不行呀!…..痒死啦痒死啦!…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不要……不……哈哈……哈哈哈哈……我……我受不……哈哈……受不了了……哈哈哈……痒死……哈哈……痒死我……啊哈哈……哈哈哈……痒死……啊哈哈哈哈哈……求……求你……哈哈哈……”她还未说完,他的手指就在她脚上来回地拨弄,时轻时重,时而向下时而向上,脚趾最大幅度的一前一后,只有听凭那手指在脚心上肆意放纵。“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痒……太……哈哈哈……太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别挠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小时过去了,她显然已经不行了,满头大汗,对我说;“这样吧,一会还要坐火车,这里人太多,等过一会坐火车时要是再痒,你就帮我好好弄一弄吧。我这才依依不舍的把她的脚腕松开,替她穿好鞋袜,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脚腕被我抓出了几道红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