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文章 对付说谎学生的绝招

  放学后


  下课铃已经响过了半天。周五下午的下课铃声总是令人兴奋,从楼道到校门口是熙熙攘攘向外走的学生。天是蓝的,阳光明媚,这又会是个愉快的周末。


  每个人都很高兴,除了水月。她听到了铃声,也知道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可是她现在只能坐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惴惴不安。下午最后一节课她没有上,自从教导主任刘老师带她来到办公室自己又离开后,她已经在这里足足坐了五十分钟。看天花板,数脚下的瓷砖数,剩下就是想象着自己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逃学,和老师顶嘴,按了防火警报铃,惹得楼道里一片大乱。还有就是伙同小敏在厕所里欺负低年级女生,挠人家痒痒,当她被人撞见时,手正伸到那个小女孩的腋窝里。她知道这回肯定跑不了要做检查请


  家长了,她仿佛看到了爸妈用失望的眼神望着她。小敏跑得倒挺快,她暗想,不过总之是不能出卖她的,这是姐妹义气。


  这时,门开了,刘老师走了进来。这个全校学生最害怕的教导主任脸上从来不带笑容,其实年岁也就三十多点,却好像当了多少年中年妇女。她以严厉著称,厚厚的眼睛片下面是眯起的双眼,身上穿的永远是灰黑白三种颜色,包裹着的是一副和她颇为相称的健壮身躯。不知为什么,从老师进门后,水月只注意到了她的指甲--长长的手指甲,边缘磨得很圆滑。


  刘老师在办公桌后坐定,仍然眯着那双眼睛,但水月总觉得她是在直盯盯地看到自己心里。“水月,我知道你今天上午逃了学,你们班主任批评你,你还顶嘴...”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有人报告说你们那层楼的厕所里传出来狂笑声,你知道不知道啊?”


  水月的心怦怦直跳,“没,我没听到什么笑声。”


  “你肯定?”刘老师的声音提高了些。


  “是--是啊,我--我肯定。”水月觉得自己的话音有些发颤,信心显然在动摇。


  刘老师从桌后站了起来,身子探向水月,“我这耳朵,什么谎话都听得出来,另外,我还有办法让你说实话...”


  “办--办--法,什--什么办法?”水月结巴起来,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这个办法...比如说,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小姑娘都很怕痒...”说到这,教导主任笑了,这个从来不笑的女人。水月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第一次看到教导主任的笑,她开始觉得全身发冷,发抖。刘老师就象从地里冒出来一样,突然来到水月身后,两手在水月腰间挠了起来。


  “刘老师,刘...哈哈...老...哈哈哈哈...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水月缩在椅子上,笑作一团。


  教导主任的手突然停下,就象她突然出击一样。“我很高兴,你果然很怕痒,跟我猜得一样。”她又笑了起来,无论谁看见,都会觉得这笑很邪恶。


  “刘老师,您--您干嘛挠我痒痒?”


  “你知不知道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你在厕所挠别人痒,你真得以为我轻易就会放过你?”


  “挠...什么挠痒痒?”水月还想假装无辜。


  “这种挠痒痒!”


  刘老师又把手伸到水月腰上,使劲抓了几下。这一次水月痒得要跳起来,却又被老师庞大的身体压下。刘老师的手干脆探到水月衣服里,在她的肚子上搔痒。水月象被雷击了一样,僵直了身子。拼命躲闪的水月再也坐不稳,倒在了地上。刘老师乘势骑在水月身上,一手抓住水月的两只手,按在地上。


  这时水月早已笑得没了抵抗能力,更何况刘老师比她强壮得多。她只是躺在那里笑个不停,老师的长指甲在她腰间,两肋,肚子上划过。“好了,水月,你要说实话。我们知道你干了什么,现在你得告诉我和你在一起的是谁!”象猫戏弄老鼠,刘老师一边说,一边用手在水月肚脐附近画着圈儿。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告老师的人只看见了你,另外一个是谁?你说出来就没事了。告诉我!”刘老师的指甲似乎在水月的肚子上跳起了舞。水月拼命要挣脱她的掌握,可是两手还是被死死按住。刘老师掀起水月衣服下摆,手伸到里面,沿着身侧一直向上划,与此同时,水月绷紧了身子,可也没法减轻一些痒的感觉。终于,刘老师的手到达了目的地--水月的腋窝。这是水月除了脚心外最怕痒的地方,腋窝搔痒让水月笑出了眼泪。


  “告诉我她的名字!”教导主任严厉地重复着一个问题。


  “好,我说~~~”水月从笑声里挤出了这句话。


  刘老师暂时停下了,手却还放在水月的腋窝里。“她是谁?”


  “她是,她是--”水月深吸了口气,突然笑了,挑战地望着刘老师,“她就是你!”


  “很好!”教导主任咆哮了。她松开水月两手,在水月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时,她调转身体,迅速脱掉水月的鞋袜,用一只胳膊揽住水月双脚。


  “啊,求求您了,别挠我脚心,求求您!”水月哭喊着。


  刘老师不理水月,她不想浪费时间,长指甲开始在水月的嫩脚心上搔起来。水月一下子象鱼一样翻腾起来,两手拍打着地面,头向两边摇晃。这时的水月笑声渐少,更多的是哭音了。


  “求您别挠了,我说我说。”


  可是这回刘老师置之不理了。她的指甲从脚掌划过脚心划到脚底,又从脚底划回脚心。水月哭笑着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把她弄成了小花脸。更可怕的是刘老师开始搔弄水月脚趾缝...


  “我说~~~~~~”


  刘老师回头看着水月,第三次笑了,而这之前,水月已经完全崩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